“写作目的”如何“失败”?

宋立民 商丘网——京九晚报 2020-12-29 23:56

继“师娘很美”而捧杀了《冰川动土》杂志之后,一篇题为《康德的伦理学其实很烂》的论文再次引发学术圈内外的热议。或曰:2020学术界,以“师娘很美”开始,以“康德很烂”收工。几位同行转发揶揄该论文的帖子之际加了评论曰:“学术规范,屡破底线。”笔者则继续评论曰:“学术圈很娱乐。”

就喜剧美学含量而言,时下的学术圈功莫大焉。

笔者从二十年前担任高校学报主编,修改、审阅、签发过的论文几千篇总是有的。总括起来,绝大部分还是比较规范的,虽然质量高下不同,但初看起来,还是像一篇“论文”而不是李雪琴的“脱口秀”。如果要概括文章的弊端,窃以为有一左一右两个方面。所谓左,是正确而无用的空话套话相对较多,人云亦云,陈陈相因,自己的见地与感悟太少,乃至用不小的篇幅论述一个世人皆知的道理,文章完整但是可读性差,学术性当然也上不去。例如一项跟踪了好几年好多家庭的研究项目,结论是“爱吵架的家庭离婚率比较高”——这是纯属有科研经费花不出去的“研究”。所谓右,就是立志把简单的东西讲得诘屈聱牙,弄一堆似是而非、故弄玄虚、多半是来自西方的名词术语,把读者绕到五里云雾中。例如灯泡不说是灯泡,非要写成“室内光线强弱调节器”。有论者归其谬曰,这是放屁不说“放屁”,非要写成“气体在腹腔内受热后急剧膨胀于忍无可忍状态之下的排放”!比这一左一右高明一些的,就是常识套上个“宏大叙事”的“理论框架”,一二三四,ABCD,表格图例,之乎者也,吓得读者不敢怀疑,“师娘很美”就是此类。相比之下,“康德很烂”还不如“师娘很美”,仅仅靠标题剑走偏锋而吸引眼球也。

且不说这篇“康德很烂”的大作的摘要就未择其要,是由一堆“痛斥”的评论堆砌,且不说马上2021了,还在讨论“康德形而上学”的老话题疑似不在学术前沿,且不说学术讨论的大忌之一就是措辞激烈的“文革风”,仅仅批评康德“整个写作目的最终是失败的”的断言,笔者就觉得逻辑上不无问题。

夫“写作目的”者,主观意愿也,有点类似一厢情愿的“白日梦”。意愿、夙愿、梦想即种种“目的”皆为中性词,无所谓对错。我可能动机不纯,可能心怀鬼胎,可能贪财好色,可能损人利己,但是作为“目的”本身,仍然说不上“失败”还是“胜利”。我们的行动可能失败,计划可能流产,目标可能达不到,“目的”怎么个失败法呢?换言曰,我的“梦”哪个地方是对的,哪个地方是错误的呢?侯宝林在相声里批评捧哏:“你煎错了一个蛋!”大家哄堂大笑,因为属于“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学术需要创新,标题或者论述也不是不能“口语化”,但是,你要“化”得读者能够接受。鲁迅讲汉魏六朝文学,只解释了四个字曰“药酒女佛”,高屋建瓴而出语幽默,紧接“地气” ,为什么我们不能好好效法一下呢?

此前,笔者写过评论,曰“禁塑”基本流产,垃圾泛滥成灾,深海里的塑料碎片堆得吓人。殊不知在纸张紧张的时下,期刊杂志里垃圾也颇不少,连小学、幼儿园晋个职称都要“论文”——有人统计过我们的所谓“论文”,垃圾含量绝对是称霸世界的。所以,要求记者“讲好中国故事”的同时,最好同时要求学者或者准学者“写好中国论文”,不要连基本概念都梳理不清就挥刀乱砍,还把出洋相当作“学术创新”!

编辑: 田戈   责任编辑:李瑾瑜

推荐阅读

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03-2016 商丘网 版权所有

首页  |  商丘  |  专题  |  网视  |  图片  |  金融  |  房产  |  汽车  |  教育  |  健康  |  旅游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应天时评
“写作目的”如何“失败”?
2020-12-29 23:56   宋立民   商丘网——京九晚报   我要评论 

继“师娘很美”而捧杀了《冰川动土》杂志之后,一篇题为《康德的伦理学其实很烂》的论文再次引发学术圈内外的热议。或曰:2020学术界,以“师娘很美”开始,以“康德很烂”收工。几位同行转发揶揄该论文的帖子之际加了评论曰:“学术规范,屡破底线。”笔者则继续评论曰:“学术圈很娱乐。”

就喜剧美学含量而言,时下的学术圈功莫大焉。

笔者从二十年前担任高校学报主编,修改、审阅、签发过的论文几千篇总是有的。总括起来,绝大部分还是比较规范的,虽然质量高下不同,但初看起来,还是像一篇“论文”而不是李雪琴的“脱口秀”。如果要概括文章的弊端,窃以为有一左一右两个方面。所谓左,是正确而无用的空话套话相对较多,人云亦云,陈陈相因,自己的见地与感悟太少,乃至用不小的篇幅论述一个世人皆知的道理,文章完整但是可读性差,学术性当然也上不去。例如一项跟踪了好几年好多家庭的研究项目,结论是“爱吵架的家庭离婚率比较高”——这是纯属有科研经费花不出去的“研究”。所谓右,就是立志把简单的东西讲得诘屈聱牙,弄一堆似是而非、故弄玄虚、多半是来自西方的名词术语,把读者绕到五里云雾中。例如灯泡不说是灯泡,非要写成“室内光线强弱调节器”。有论者归其谬曰,这是放屁不说“放屁”,非要写成“气体在腹腔内受热后急剧膨胀于忍无可忍状态之下的排放”!比这一左一右高明一些的,就是常识套上个“宏大叙事”的“理论框架”,一二三四,ABCD,表格图例,之乎者也,吓得读者不敢怀疑,“师娘很美”就是此类。相比之下,“康德很烂”还不如“师娘很美”,仅仅靠标题剑走偏锋而吸引眼球也。

且不说这篇“康德很烂”的大作的摘要就未择其要,是由一堆“痛斥”的评论堆砌,且不说马上2021了,还在讨论“康德形而上学”的老话题疑似不在学术前沿,且不说学术讨论的大忌之一就是措辞激烈的“文革风”,仅仅批评康德“整个写作目的最终是失败的”的断言,笔者就觉得逻辑上不无问题。

夫“写作目的”者,主观意愿也,有点类似一厢情愿的“白日梦”。意愿、夙愿、梦想即种种“目的”皆为中性词,无所谓对错。我可能动机不纯,可能心怀鬼胎,可能贪财好色,可能损人利己,但是作为“目的”本身,仍然说不上“失败”还是“胜利”。我们的行动可能失败,计划可能流产,目标可能达不到,“目的”怎么个失败法呢?换言曰,我的“梦”哪个地方是对的,哪个地方是错误的呢?侯宝林在相声里批评捧哏:“你煎错了一个蛋!”大家哄堂大笑,因为属于“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学术需要创新,标题或者论述也不是不能“口语化”,但是,你要“化”得读者能够接受。鲁迅讲汉魏六朝文学,只解释了四个字曰“药酒女佛”,高屋建瓴而出语幽默,紧接“地气” ,为什么我们不能好好效法一下呢?

此前,笔者写过评论,曰“禁塑”基本流产,垃圾泛滥成灾,深海里的塑料碎片堆得吓人。殊不知在纸张紧张的时下,期刊杂志里垃圾也颇不少,连小学、幼儿园晋个职称都要“论文”——有人统计过我们的所谓“论文”,垃圾含量绝对是称霸世界的。所以,要求记者“讲好中国故事”的同时,最好同时要求学者或者准学者“写好中国论文”,不要连基本概念都梳理不清就挥刀乱砍,还把出洋相当作“学术创新”!

编辑: 田戈   责任编辑:李瑾瑜
  相关阅读:
百姓呼声 进入频道 >>
燃气管道泄漏 10分钟...
太不安全了 这个井盖...
因为通车时没安装红绿灯 只能逐步完善
这条土路能修成水泥路吗
精彩图片 进入频道 >>
视觉新闻
视觉新闻
曝光台
气温骤降 注意保暖
党媒推荐 进入频道 >>
    版权声明:商丘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联系电话:0370-2628098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网站地图

主管:中共商丘市委宣传部 主办:商丘日报报业集团 商丘网联系电话:0370-2628098

    河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0120156001 豫ICP备05019403号 公网安备 41140202000008号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 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