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露易丝·格丽克到鲁迅

宋立民 商丘网——京九晚报 2020-10-14 00:45

10月8日,美国女诗人露易丝·格丽克“因为她那无可辩驳的诗意般的声音,用朴素的美使个人的存在变得普遍”而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得到消息的那一刻,笔者想到了鲁迅。10月19日,是先生逝世84周年忌日。

评委对格丽克的评价,让笔者记起鲁迅先生对自己的评价:“表现的深切和格式的,颇激动了一部分青年读者的心。”

格丽克1947年出生,彼时鲁迅先生已经驭鹤11年。然而,作为“心灵的探险者”,二者却是执着于同样的写作理念。

格丽克说:“要用心灵探索这些意象的共鸣,将浅层的东西与深层分隔开来,选择深层的东西。”因此,她选择了“无法忍受”的“女性的情感体验”——绝不回避沉重的主题。她写道:“我怎么能够知道你爱我/除非我看到你为我悲伤。” 同样,鲁迅提出“选材要严,开掘要深”。他紧紧咬住四围的黑暗,立志“揭出病苦,引起疗救的注意”,成为陀思妥耶夫斯基一样的“伟大的灵魂的审判者”。

格丽克的诗歌理念是:“我受惑于省略、秘而不宣、暗示、雄辩与从容的沉默。”鲁迅说:“我力避行文的唠叨,只要觉得够将意思传给别人了,就宁可什么陪衬拖带也没有。”而“从容的沉默”一词,真是把鲁迅先生的深刻性概括得丝丝入扣。鲁迅说,最高的轻蔑是无言,是连眼珠都不转过去。他的《野草·题辞》说:“当我沉默着的时候,我觉得充实;我将开口,同时感到空虚。”

虽然没有精确统计,我们说,由于智能手机的便捷运用,如今文坛的诗歌,数量绝对超过以往,但是“梨花体”“羊羔体”“口水诗”远远多于“选择深层的东西”,常常在自娱自乐中迅速地自生自灭——今天重读格丽克与鲁迅,启迪似乎也在于此。

耶鲁大学校长说,格丽克“对自我及其在世界中的位置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探索,创作了启发心灵的美妙诗篇”。格丽克从25岁发表处女作《头生子》,到后来陆续发表《阿勒山》《野鸢尾》等,是一个较为纯粹的诗人。而鲁迅先生写诗是“业余的业余”。尤其是新诗,仅有发表于《新青年》上的六首新诗。然而,鲁迅无心做诗人,偶有所作,每臻绝唱。其小说、杂文、散文、旧体诗无不充满了诗的精神与诗的气韵。

而格丽克所追求的“朴素的美”与“含泪的幽默”,在鲁迅身上同样鲜明。格丽克的《白百合》写:“嘘,亲爱的。我并不在乎/我活着还能回到多少个夏天:/这一个夏天我们已经进入了永恒。/我感到你的双手/将我埋葬,释放出它的辉煌。”清心安神的百合,花期与果期都不超过一年,但是,“并不在乎活着还能回到多少个夏天”,她只要自己的“此在”,能够被“你的双手”埋葬是幸福的,辉煌的——这是怎样的“存在感”,又是怎样的“含泪的”幸福观?而“只要我的现在”的鲁迅的新诗《爱之神》也是如此:“你要是爱谁,便没命地去爱他;/你要是谁也不爱,也可以没命地去自己死掉”——丘比特被鲁迅先生写得天真可爱,稚气当中充溢着哲理。

不同的是,即便是诗作,鲁迅也是更多地将笔触伸进自己身处的社会,而格丽克则是将笔触伸进社会包围着的自己。

格丽克是120年来第16位诺贝尔文学奖女性得主。而这16位得主中,大部分是小说家,真正靠诗歌获奖的寥寥无几。相比之下,格丽克的诗作因为其深刻的个性而独树一帜。

“活下来,活在地下。死去的,不做挣扎地死去。” 格丽克在《别离》中开头就是:“夜不黑;黑的是这世界。”活活是鲁迅《夜颂》里“我爱夜,在夜间作夜颂”的语气。格丽克甚至把自己比喻为令人恐惧的棉口蛇:“直挺,耸立,在败坏的空气里。/出生,而非死亡,才是难以承受的损失。/我知道。我也曾在那儿留下一层皮。”相对于这种写法,笔者还是更喜欢写“生”的诺奖得主米斯特拉尔,她的《母亲的诗》与格丽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逐渐明白了事物的母性。俯视着我的山岭也是母亲,黄昏时分,薄雾像孩子似的在她肩头和膝前玩耍……”

格丽克深切关心女性的生存,鲁迅《我之节烈观》等振聋发聩。格丽克十几岁时患上厌食症,对她深刻的写作风格产生了影响。鲁迅十几岁从公子哥变为“乞食者”并受尽白眼的冷落,对他的写作风格影响巨大。格丽克是一位“鼓舞人心的老师,她毫无保留地把自己交给敬仰她的学生们”。鲁迅无疑同样是一位“吃的是草,挤出的是牛奶,血”的老师,他的弟子们的回忆录全面地证实了这一点。

毫无疑问,露易丝·格丽克的获奖是诗性的胜利、女性的胜利。

毫无疑问,鲁迅的使命感与美学诉求,激励着中国作家走向世界。

编辑: 杨宁   责任编辑:李瑾瑜

推荐阅读

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03-2016 商丘网 版权所有

首页  |  商丘  |  专题  |  网视  |  图片  |  金融  |  房产  |  汽车  |  教育  |  健康  |  旅游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应天时评
从露易丝·格丽克到鲁迅
2020-10-14 00:45   宋立民   商丘网——京九晚报   我要评论 

10月8日,美国女诗人露易丝·格丽克“因为她那无可辩驳的诗意般的声音,用朴素的美使个人的存在变得普遍”而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得到消息的那一刻,笔者想到了鲁迅。10月19日,是先生逝世84周年忌日。

评委对格丽克的评价,让笔者记起鲁迅先生对自己的评价:“表现的深切和格式的,颇激动了一部分青年读者的心。”

格丽克1947年出生,彼时鲁迅先生已经驭鹤11年。然而,作为“心灵的探险者”,二者却是执着于同样的写作理念。

格丽克说:“要用心灵探索这些意象的共鸣,将浅层的东西与深层分隔开来,选择深层的东西。”因此,她选择了“无法忍受”的“女性的情感体验”——绝不回避沉重的主题。她写道:“我怎么能够知道你爱我/除非我看到你为我悲伤。” 同样,鲁迅提出“选材要严,开掘要深”。他紧紧咬住四围的黑暗,立志“揭出病苦,引起疗救的注意”,成为陀思妥耶夫斯基一样的“伟大的灵魂的审判者”。

格丽克的诗歌理念是:“我受惑于省略、秘而不宣、暗示、雄辩与从容的沉默。”鲁迅说:“我力避行文的唠叨,只要觉得够将意思传给别人了,就宁可什么陪衬拖带也没有。”而“从容的沉默”一词,真是把鲁迅先生的深刻性概括得丝丝入扣。鲁迅说,最高的轻蔑是无言,是连眼珠都不转过去。他的《野草·题辞》说:“当我沉默着的时候,我觉得充实;我将开口,同时感到空虚。”

虽然没有精确统计,我们说,由于智能手机的便捷运用,如今文坛的诗歌,数量绝对超过以往,但是“梨花体”“羊羔体”“口水诗”远远多于“选择深层的东西”,常常在自娱自乐中迅速地自生自灭——今天重读格丽克与鲁迅,启迪似乎也在于此。

耶鲁大学校长说,格丽克“对自我及其在世界中的位置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探索,创作了启发心灵的美妙诗篇”。格丽克从25岁发表处女作《头生子》,到后来陆续发表《阿勒山》《野鸢尾》等,是一个较为纯粹的诗人。而鲁迅先生写诗是“业余的业余”。尤其是新诗,仅有发表于《新青年》上的六首新诗。然而,鲁迅无心做诗人,偶有所作,每臻绝唱。其小说、杂文、散文、旧体诗无不充满了诗的精神与诗的气韵。

而格丽克所追求的“朴素的美”与“含泪的幽默”,在鲁迅身上同样鲜明。格丽克的《白百合》写:“嘘,亲爱的。我并不在乎/我活着还能回到多少个夏天:/这一个夏天我们已经进入了永恒。/我感到你的双手/将我埋葬,释放出它的辉煌。”清心安神的百合,花期与果期都不超过一年,但是,“并不在乎活着还能回到多少个夏天”,她只要自己的“此在”,能够被“你的双手”埋葬是幸福的,辉煌的——这是怎样的“存在感”,又是怎样的“含泪的”幸福观?而“只要我的现在”的鲁迅的新诗《爱之神》也是如此:“你要是爱谁,便没命地去爱他;/你要是谁也不爱,也可以没命地去自己死掉”——丘比特被鲁迅先生写得天真可爱,稚气当中充溢着哲理。

不同的是,即便是诗作,鲁迅也是更多地将笔触伸进自己身处的社会,而格丽克则是将笔触伸进社会包围着的自己。

格丽克是120年来第16位诺贝尔文学奖女性得主。而这16位得主中,大部分是小说家,真正靠诗歌获奖的寥寥无几。相比之下,格丽克的诗作因为其深刻的个性而独树一帜。

“活下来,活在地下。死去的,不做挣扎地死去。” 格丽克在《别离》中开头就是:“夜不黑;黑的是这世界。”活活是鲁迅《夜颂》里“我爱夜,在夜间作夜颂”的语气。格丽克甚至把自己比喻为令人恐惧的棉口蛇:“直挺,耸立,在败坏的空气里。/出生,而非死亡,才是难以承受的损失。/我知道。我也曾在那儿留下一层皮。”相对于这种写法,笔者还是更喜欢写“生”的诺奖得主米斯特拉尔,她的《母亲的诗》与格丽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逐渐明白了事物的母性。俯视着我的山岭也是母亲,黄昏时分,薄雾像孩子似的在她肩头和膝前玩耍……”

格丽克深切关心女性的生存,鲁迅《我之节烈观》等振聋发聩。格丽克十几岁时患上厌食症,对她深刻的写作风格产生了影响。鲁迅十几岁从公子哥变为“乞食者”并受尽白眼的冷落,对他的写作风格影响巨大。格丽克是一位“鼓舞人心的老师,她毫无保留地把自己交给敬仰她的学生们”。鲁迅无疑同样是一位“吃的是草,挤出的是牛奶,血”的老师,他的弟子们的回忆录全面地证实了这一点。

毫无疑问,露易丝·格丽克的获奖是诗性的胜利、女性的胜利。

毫无疑问,鲁迅的使命感与美学诉求,激励着中国作家走向世界。

编辑: 杨宁   责任编辑:李瑾瑜
  相关阅读:
百姓呼声 进入频道 >>
人行道升级改造后 “...
房子没住上 生了一肚...
“发生的车祸不下于10起” 护栏太不醒目 将装反光标志
【热线追踪】宽带坏了无法修 退还费用可真难
精彩图片 进入频道 >>
倡导文明出游
体验传统技艺
黄河明清故道沿线城 ...
游在商丘
党媒推荐 进入频道 >>
    版权声明:商丘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联系电话:0370-2628098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网站地图

主管:中共商丘市委宣传部 主办:商丘日报报业集团 商丘网联系电话:0370-2628098

    河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0120156001 豫ICP备05019403号 公网安备 41140202000008号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 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