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源于商丘的成语典故(408)

刘秀森 商丘网——京九晚报 2020-07-20 10:11

二缶钟惑 大惑不解

“二缶钟惑”中的“二”为疑、不明确;“缶(fǒu )、钟”指古代量器。这一成语是说:弄不清缶与钟的容量。比喻弄不清普通的是非道理。

“大惑不解”中的“惑”即迷惑的意思;“解”为理解的意思。这一成语是说感到非常迷惑,不能理解。原指最糊涂的人迷惑一辈子。后指对某事或情况怀疑;想不通;不可理解。

典故出自战国时的宋国人庄周的著作《庄子·天地》:“孝子不谀(奉承)其亲,忠臣不谄(谄媚)其君,臣子之盛也(臣子中品德最高的)。亲之所言而然,所行而善,则世俗谓之不肖子;君之所言而然,所行而善,则世俗谓之不肖臣。而未知此其必然邪?世俗之所谓然而然之,所谓善而善之,则不谓道谀之人也。然则俗故严于亲而尊于君邪?谓己道人,则勃然作色;谓己谀人,则怫然作色(生气发怒的样子)。而终身道人也,终身谀人也,合譬饰辞聚众也,是终始本末不相坐(连坐治罪)。垂衣裳,设采色,动容貌,以媚一世,而不自谓道谀,与夫人(世俗之徒)之为徒(类),通是非,而不自谓众人(认为自己是出众的,与世俗之人不同),愚之至也。知其愚者,非大愚也;知其惑者,非大惑也。大惑者,终身不解;大愚者,终身不灵(不知晓)。三人行而一人惑,所适(往)者犹可致(达到)也,惑者少也;二人惑则劳而不至,惑者胜也。而今也以天下惑,予虽有祈向(祈求向往),不可得也。不亦悲乎!

“大声(高雅的音乐)不入于里耳(市井里巷下层人之耳),折杨、皇荂(通俗乐曲名),则嗑然而笑。是故高言(异于世俗之言)不止于众人之心,至言不出,俗言胜也。以二缶钟惑(指因疑惑而无法辨明方向),而所适不得矣。而今也以天下惑,予虽有祈向,其庸可得邪!知其不可得也而强之,又一惑也,故莫若释之而不推。不推,谁其比忧(谁又与你一起忧虑呢)!厉(丑陋)之人夜半生其子,遽(急速)取火而视之,汲汲然(匆忙迫急的样子)唯恐其似己也。”

这段话的意思是:孝子不奉承他的父母,忠臣不谄媚他的国君,这是忠臣、孝子尽忠尽孝的极点。凡是父母所说的便都加以肯定,父母所做的便都加以称赞,那就是世俗人所说的不肖之子;凡是君王所说的就都加以应承,君王所做的就都加以奉迎,那就是世俗人所说的不良之臣。可是人们却不了解,世俗的看法就必定是正确的吗?而世俗人所谓正确的便把它当作是正确的,世俗人所谓好的便把它当作是好的,却不称他们是谄谀之人。这样,世俗的观念和看法岂不比父母更可崇敬、比君王更可尊崇了吗?人家说他是个谗谄的人,他定会勃然大怒,颜容顿改;人家说他是个阿谀的人,他也定会愤恨填胸,面色剧变。可是一辈子谗谄的人,一辈子阿谀的人,又只不过看作是用巧妙的譬喻和华丽的辞藻以博取众人的欢心,这样,终结和初始、根本及末节全都不能吻合。穿上华美的衣裳,绣制斑斓的纹彩,打扮艳丽的容貌,讨好献媚于举世之人,却不自认为那就是谗谄与阿谀,跟世俗人为伍,是非观念相通却又不把自己看作是普通的人,这真是愚昧到了极点。知道自己愚昧的人,并不是最大的愚昧;知道自己迷惑的人,并不是最大的迷惑。最迷惑的人,一辈子也不会醒悟;最愚昧的人,一辈子也不会明白。三个人在一起行走其中一个人迷惑,所要去的地方还是可以到达的,因为迷惑的人毕竟要少些;三个人中两人迷惑就徒劳而不能到达,因为迷惑的人占优势。如今天下人全都迷惑不解,我即使祈求导向,也不可能有所帮助。这不令人可悲吗?

高雅的音乐世俗人不可能欣赏,折杨、皇华之类的民间小曲,世俗人听了都会欣然而笑。所以高雅的谈吐不可能留在世俗人的心里,而至理名言也不能从世俗人的口中说出,因为流俗的言谈占了优势。让其中两个人迷惑而弄错方向,因而所要去的地方便不可能到达。如今天下人都大惑不解,我即使寻求导向,怎么可能到达呢!明知不可能到达却要勉强去做,这又是一大迷惑,所以不如弃置一旁不予推究。不去寻根究底,还会跟谁一道忧愁!丑陋的人半夜里生下孩子,立即拿过火来照看,心情急切地唯恐生下的孩子像自己一样丑陋。

文中由对“孝”“贤”的疑惑,引出对世俗的思考,认为世俗观念大行其道,人们互相阿谀,欺世盗名,迷失本性却一无所知,实为莫大的悲哀。

“二缶钟惑”“大惑不解”这两个成语,便是从庄子的这段话而来。

例句:“己既自迷,又使他人沦陷,陷入迷惘,岂直二缶钟惑而已乎?”(章炳麟《驳康有为论革命书》)“伏念某下愚无知;大惑不解;罪宜永斥。”(宋代陆游《与赵都大启》)

编辑: 田戈   责任编辑:李瑾瑜

推荐阅读

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03-2016 商丘网 版权所有

首页  |  商丘  |  专题  |  网视  |  图片  |  金融  |  房产  |  汽车  |  教育  |  健康  |  旅游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报纸栏目
【连载】源于商丘的成语典故(408)
2020-07-20 10:11   刘秀森   商丘网——京九晚报   我要评论 

二缶钟惑 大惑不解

“二缶钟惑”中的“二”为疑、不明确;“缶(fǒu )、钟”指古代量器。这一成语是说:弄不清缶与钟的容量。比喻弄不清普通的是非道理。

“大惑不解”中的“惑”即迷惑的意思;“解”为理解的意思。这一成语是说感到非常迷惑,不能理解。原指最糊涂的人迷惑一辈子。后指对某事或情况怀疑;想不通;不可理解。

典故出自战国时的宋国人庄周的著作《庄子·天地》:“孝子不谀(奉承)其亲,忠臣不谄(谄媚)其君,臣子之盛也(臣子中品德最高的)。亲之所言而然,所行而善,则世俗谓之不肖子;君之所言而然,所行而善,则世俗谓之不肖臣。而未知此其必然邪?世俗之所谓然而然之,所谓善而善之,则不谓道谀之人也。然则俗故严于亲而尊于君邪?谓己道人,则勃然作色;谓己谀人,则怫然作色(生气发怒的样子)。而终身道人也,终身谀人也,合譬饰辞聚众也,是终始本末不相坐(连坐治罪)。垂衣裳,设采色,动容貌,以媚一世,而不自谓道谀,与夫人(世俗之徒)之为徒(类),通是非,而不自谓众人(认为自己是出众的,与世俗之人不同),愚之至也。知其愚者,非大愚也;知其惑者,非大惑也。大惑者,终身不解;大愚者,终身不灵(不知晓)。三人行而一人惑,所适(往)者犹可致(达到)也,惑者少也;二人惑则劳而不至,惑者胜也。而今也以天下惑,予虽有祈向(祈求向往),不可得也。不亦悲乎!

“大声(高雅的音乐)不入于里耳(市井里巷下层人之耳),折杨、皇荂(通俗乐曲名),则嗑然而笑。是故高言(异于世俗之言)不止于众人之心,至言不出,俗言胜也。以二缶钟惑(指因疑惑而无法辨明方向),而所适不得矣。而今也以天下惑,予虽有祈向,其庸可得邪!知其不可得也而强之,又一惑也,故莫若释之而不推。不推,谁其比忧(谁又与你一起忧虑呢)!厉(丑陋)之人夜半生其子,遽(急速)取火而视之,汲汲然(匆忙迫急的样子)唯恐其似己也。”

这段话的意思是:孝子不奉承他的父母,忠臣不谄媚他的国君,这是忠臣、孝子尽忠尽孝的极点。凡是父母所说的便都加以肯定,父母所做的便都加以称赞,那就是世俗人所说的不肖之子;凡是君王所说的就都加以应承,君王所做的就都加以奉迎,那就是世俗人所说的不良之臣。可是人们却不了解,世俗的看法就必定是正确的吗?而世俗人所谓正确的便把它当作是正确的,世俗人所谓好的便把它当作是好的,却不称他们是谄谀之人。这样,世俗的观念和看法岂不比父母更可崇敬、比君王更可尊崇了吗?人家说他是个谗谄的人,他定会勃然大怒,颜容顿改;人家说他是个阿谀的人,他也定会愤恨填胸,面色剧变。可是一辈子谗谄的人,一辈子阿谀的人,又只不过看作是用巧妙的譬喻和华丽的辞藻以博取众人的欢心,这样,终结和初始、根本及末节全都不能吻合。穿上华美的衣裳,绣制斑斓的纹彩,打扮艳丽的容貌,讨好献媚于举世之人,却不自认为那就是谗谄与阿谀,跟世俗人为伍,是非观念相通却又不把自己看作是普通的人,这真是愚昧到了极点。知道自己愚昧的人,并不是最大的愚昧;知道自己迷惑的人,并不是最大的迷惑。最迷惑的人,一辈子也不会醒悟;最愚昧的人,一辈子也不会明白。三个人在一起行走其中一个人迷惑,所要去的地方还是可以到达的,因为迷惑的人毕竟要少些;三个人中两人迷惑就徒劳而不能到达,因为迷惑的人占优势。如今天下人全都迷惑不解,我即使祈求导向,也不可能有所帮助。这不令人可悲吗?

高雅的音乐世俗人不可能欣赏,折杨、皇华之类的民间小曲,世俗人听了都会欣然而笑。所以高雅的谈吐不可能留在世俗人的心里,而至理名言也不能从世俗人的口中说出,因为流俗的言谈占了优势。让其中两个人迷惑而弄错方向,因而所要去的地方便不可能到达。如今天下人都大惑不解,我即使寻求导向,怎么可能到达呢!明知不可能到达却要勉强去做,这又是一大迷惑,所以不如弃置一旁不予推究。不去寻根究底,还会跟谁一道忧愁!丑陋的人半夜里生下孩子,立即拿过火来照看,心情急切地唯恐生下的孩子像自己一样丑陋。

文中由对“孝”“贤”的疑惑,引出对世俗的思考,认为世俗观念大行其道,人们互相阿谀,欺世盗名,迷失本性却一无所知,实为莫大的悲哀。

“二缶钟惑”“大惑不解”这两个成语,便是从庄子的这段话而来。

例句:“己既自迷,又使他人沦陷,陷入迷惘,岂直二缶钟惑而已乎?”(章炳麟《驳康有为论革命书》)“伏念某下愚无知;大惑不解;罪宜永斥。”(宋代陆游《与赵都大启》)

编辑: 田戈   责任编辑:李瑾瑜
  相关阅读:
百姓呼声 进入频道 >>
房子没住上 生了一肚...
绿化带内 单车“睡觉”
两家供水企业管网本周连通
“12345”连下8个工单 损坏一个多月的红绿灯终于复明
精彩图片 进入频道 >>
小多肉做成大产业
“两城”联创在行动
施工机械在睢县苏子 ...
孔子祖居地 美丽长寿乡
党媒推荐 进入频道 >>
    版权声明:商丘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联系电话:0370-2628098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网站地图

主管:中共商丘市委宣传部 主办:商丘日报报业集团 商丘网联系电话:0370-2628098

    河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0120156001 豫ICP备05019403号 公网安备 41140202000008号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 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