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千山万水 我们到独山来看您

文/图 记者 贾若晨 戚丹青 商丘网—京九晚报 2020-07-06 22:57

郎学斌烈士墓

记者在采访中

1948年,虞城县黄冢乡黄冢村有志青年郎学斌惜别老父、娇妻与幼子,义无反顾地踏上了革命的道路。1950年,他来到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独山县,冒着生命危险,一人一枪上任新备乡乡长。在一次剿匪战斗中,他壮烈牺牲,长眠独山。70年来,他的英魂与家乡的亲人始终隔着千山万水。

烈士,这是一个充满了伤痛与自豪的称呼,一个个名字的背后,都有一段不应被忘记的英勇故事,在他们的身上,蕴藏着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纵使时间匆匆流逝,但烈士精神从未远去,也绝不会被遗忘。

山河已无恙,英雄可归家。为了让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们牢记先烈们的光辉事迹,近年来,我国政府以国家形式迎回了长眠异域几十年的志愿军烈士;不少省市、爱心团体等组织的“为烈士寻家”活动也得到了积极响应。为了讲好红色故事,传承红色精神,为在烈士和家人之间架起跨越时空的连线,6月29日,记者跨越千山万水,来到郎学斌烈士墓前拜谒烈士英灵,为他带去了家乡人的崇敬与怀念。

敬仰烈士 视若自家亲人

6月29日上午,独山县下了半个月连阴雨的天空终于拨云见日,露出了久违的骄阳。雨水洗刷后的乡村更加青翠清新,也让绿树掩映的小山更加肃穆,更有仪式感。

独山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党组书记、局长蒙继春指着下司镇星朗村中心位置的一座小山轻声说:“郎学斌烈士就葬在山上。”

这座位于拉偶寨背后的小山并不高,却与周围连绵的群山有着明显的不同——茂盛的草木掩映之中,一条水泥砌成的台阶步道曲折向上。据星朗村原村支书郭永方介绍,这条台阶步道是村里为了便于祭奠“郎乡长”专门筹资修建的。

步道的尽头便是郎学斌烈士长眠之地。一块一人高的石碑,刻写着郎学斌烈士的生平和英雄事迹;一座不算大的石砌坟墓,干净整洁。坟墓面向东方,遥望郎学斌烈士的家乡。坟头上插着三根高高的竹竿,这是村民祭奠郎学斌时用来挂吊钱的必用器物。坟墓周围还遗留有祭奠用的酒器、果盘等。

68岁的郭永方说,虽然“郎乡长”牺牲两年后自己才出生,但是他从小就是听着老人们讲的“郎乡长”的故事长大的,村里的每个人对“郎乡长”都有着深深的感情。70年来,村子里的孩子都听过“郎乡长”的英勇事迹,祭奠、缅怀“郎乡长”是他们成长中的必修课。每年的清明节和国庆节,村小学的孩子都会在老师的带领下前来扫墓,村民也会携带糯米饭、腊肉、米酒等祭品前来表达他们深深的哀思。

星朗村现有人口5860余人。撤点并校前,村小学在2010年前后的高峰期曾有学生1000多人。即使是在中学部整合进县级学校后,该校目前仍有300多名学生。当这些孩子一年年长大,敬仰“郎乡长”,守护“郎乡长”变成了村民集体的意志。今年年初,当独山县烈士公墓管护中心负责人莫朝县在村中散发《烈士墓情况调查问卷》,提出“对于将烈士墓集中安葬,你们的意见是什么”这个问题时,星朗村村民集体“无情”地在调查问卷上写上了反对意见。

见到烈士家乡的记者来祭奠、采访,郭永方也激动了起来:“在下司,‘郎乡长’这个名字大家都知道,我们都把他当自家人对待。”“请烈士家乡人民放心,请烈士家人放心,我们星朗村村民会像祭奠自己的祖先一样祭奠‘郎乡长’!”

青山难遮 那段英勇故事

在郎学斌烈士墓的南侧不远处,还躺着一座立于1999年的石碑。说起这块石碑,郭永方把手指向了位于坟墓西北方向的者赛山的“垭口”:“‘郎乡长’原来的墓不在这里,而是在对面的山上,那里就是他牺牲的地方。”

据资料显示,1949年11月初,中国人民解放军二野五兵团十七军五十一师一五一团进入贵州, 11月中旬解放了黔南重镇都匀,接着南下,20日解放独山,接管独山政权,建立了中共独山县委和独山县人民政府。随后,接管和组建了县属各基层政权。至此,独山结束了贵州军阀和国民党势力30多年的统治。

在独山解放后不久,一些国民党残余势力不甘心失败,勾结恶霸、地主、帮会等,组织以政治为目的的土匪武装,企图扼杀新生的人民政权。他们偷袭解放军,杀害区乡干部、工作人员、农村积极分子、进步人士等,并制造了多起血案。可以说,独山的剿匪就是独山解放的继续。

1950年六七月间的一个夜晚,郎学斌率领两个班的战士悄悄扑向了以郭绍珍为首的土匪所盘踞的者赛山万东据点。郎学斌率领队伍沿山脊前进,计划在凌晨时分居高临下向位于者赛山山脚的土匪发动突袭。但计划进行得并不顺利。激战中,冲锋在前的郎学斌头部中弹牺牲。

郎学斌牺牲后,星朗村村民将他掩埋在者赛山山腰处的一个“垭口”。由于条件有限,村民只能刻了一个木制的墓碑,以示纪念。上世纪70年代末,考虑到此处山路崎岖难行,不便村民和学生祭奠,村民请来“风水先生”,将郎学斌烈士的坟墓迁到了现在的位置。

1999年7月30日,县民政局和甲里镇人民政府为郎学斌烈士墓立起石碑。2006年7月1日,独山县政府又为烈士墓重新立了一块更有气势的新碑。

视频连线 亲人泪湿衣襟

在烈士墓前,记者一行敬献了鲜花,并三鞠躬以表哀思。70年来,这应该是郎学斌烈士第一次“见”到家乡人。九泉之下的他应该会很高兴吧?

在烈士墓前,记者打开手机与郎学斌烈士后人视频连线。通过这次视频连线,郎学斌烈士的儿子郎孝先、孙子郎志强、外孙女陈霞第一次见到了亲人的坟墓。他们不禁潸然泪下。

看到父亲的陵墓,73岁的郎孝先努力睁大眼睛,仿佛要把这一切深深地刻在脑子里。他激动地说,几十年来,自己曾多次想象父亲陵墓的样子,但一直未能亲见,这是一个巨大的遗憾,而京九晚报的这次行动代自己完成了心愿,他对此十分感谢。当看到当地村民将父亲的陵墓保护得如此完好时,他不停地说着“谢谢”。

郎志强说,一直以来,爷爷只是存在于家人口中的一个名字,自己对他的事迹了解不多,这次亲眼看见他的墓碑,亲耳听到星朗村村民的讲述,他觉得十分激动,对爷爷的崇敬之情又增加了几分。

在视频中看到姥爷的坟墓时,陈霞女士哭得情难自已。稍微平静一些后,她告诉记者,姥姥郎李氏是2006年农历六月十三与世长辞的,这一天正好是独山县政府给姥爷重新立碑的日子,冥冥之中的巧合只能让人感叹。

“特别感谢独山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和当地的村民对姥爷的照顾,7月份我们会去看望姥爷!”陈霞说。

□链接

6月5日,独山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在今日头条发表一篇名为《寻找河南商丘籍烈士郎学斌亲人,他长眠贵州黔南州独山县,静待亲人》。看到信息后,虞城县、乡、村三级共同努力,迅速找到郎学斌烈士的后人。6月16日,记者在郎学斌烈士的家乡——虞城县黄冢乡黄冢村进行采访,并刊发了名为《英魂,70年盼归虞城故里》的文章,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

6月16日,记者与独山县委宣传部、独山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取得联系,确定了采访行程。

独山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党组书记、局长蒙继春告诉记者,许多来自全国各地的战士抛头颅洒热血,消灭以政治为目的的土匪武装,涌现出了许多可歌可泣的革命英雄事迹,为独山各族人民走向美好的未来奠定了基础。而郎学斌烈士就是这无数战士中的典型代表,他的精神值得赞叹,他的事迹值得永远铭记。

“这次能够联系到郎学斌烈士的家人,我们感到十分欣慰。”独山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副局长何金莉说。

编辑: 曹娟   责任编辑:李瑾瑜

推荐阅读

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03-2016 商丘网 版权所有

首页  |  商丘  |  专题  |  网视  |  图片  |  金融  |  房产  |  汽车  |  教育  |  健康  |  旅游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社会民生
跨越千山万水 我们到独山来看您
2020-07-06 22:57   文/图 记者 贾若晨 戚丹青   商丘网—京九晚报   我要评论 

郎学斌烈士墓

记者在采访中

1948年,虞城县黄冢乡黄冢村有志青年郎学斌惜别老父、娇妻与幼子,义无反顾地踏上了革命的道路。1950年,他来到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独山县,冒着生命危险,一人一枪上任新备乡乡长。在一次剿匪战斗中,他壮烈牺牲,长眠独山。70年来,他的英魂与家乡的亲人始终隔着千山万水。

烈士,这是一个充满了伤痛与自豪的称呼,一个个名字的背后,都有一段不应被忘记的英勇故事,在他们的身上,蕴藏着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纵使时间匆匆流逝,但烈士精神从未远去,也绝不会被遗忘。

山河已无恙,英雄可归家。为了让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们牢记先烈们的光辉事迹,近年来,我国政府以国家形式迎回了长眠异域几十年的志愿军烈士;不少省市、爱心团体等组织的“为烈士寻家”活动也得到了积极响应。为了讲好红色故事,传承红色精神,为在烈士和家人之间架起跨越时空的连线,6月29日,记者跨越千山万水,来到郎学斌烈士墓前拜谒烈士英灵,为他带去了家乡人的崇敬与怀念。

敬仰烈士 视若自家亲人

6月29日上午,独山县下了半个月连阴雨的天空终于拨云见日,露出了久违的骄阳。雨水洗刷后的乡村更加青翠清新,也让绿树掩映的小山更加肃穆,更有仪式感。

独山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党组书记、局长蒙继春指着下司镇星朗村中心位置的一座小山轻声说:“郎学斌烈士就葬在山上。”

这座位于拉偶寨背后的小山并不高,却与周围连绵的群山有着明显的不同——茂盛的草木掩映之中,一条水泥砌成的台阶步道曲折向上。据星朗村原村支书郭永方介绍,这条台阶步道是村里为了便于祭奠“郎乡长”专门筹资修建的。

步道的尽头便是郎学斌烈士长眠之地。一块一人高的石碑,刻写着郎学斌烈士的生平和英雄事迹;一座不算大的石砌坟墓,干净整洁。坟墓面向东方,遥望郎学斌烈士的家乡。坟头上插着三根高高的竹竿,这是村民祭奠郎学斌时用来挂吊钱的必用器物。坟墓周围还遗留有祭奠用的酒器、果盘等。

68岁的郭永方说,虽然“郎乡长”牺牲两年后自己才出生,但是他从小就是听着老人们讲的“郎乡长”的故事长大的,村里的每个人对“郎乡长”都有着深深的感情。70年来,村子里的孩子都听过“郎乡长”的英勇事迹,祭奠、缅怀“郎乡长”是他们成长中的必修课。每年的清明节和国庆节,村小学的孩子都会在老师的带领下前来扫墓,村民也会携带糯米饭、腊肉、米酒等祭品前来表达他们深深的哀思。

星朗村现有人口5860余人。撤点并校前,村小学在2010年前后的高峰期曾有学生1000多人。即使是在中学部整合进县级学校后,该校目前仍有300多名学生。当这些孩子一年年长大,敬仰“郎乡长”,守护“郎乡长”变成了村民集体的意志。今年年初,当独山县烈士公墓管护中心负责人莫朝县在村中散发《烈士墓情况调查问卷》,提出“对于将烈士墓集中安葬,你们的意见是什么”这个问题时,星朗村村民集体“无情”地在调查问卷上写上了反对意见。

见到烈士家乡的记者来祭奠、采访,郭永方也激动了起来:“在下司,‘郎乡长’这个名字大家都知道,我们都把他当自家人对待。”“请烈士家乡人民放心,请烈士家人放心,我们星朗村村民会像祭奠自己的祖先一样祭奠‘郎乡长’!”

青山难遮 那段英勇故事

在郎学斌烈士墓的南侧不远处,还躺着一座立于1999年的石碑。说起这块石碑,郭永方把手指向了位于坟墓西北方向的者赛山的“垭口”:“‘郎乡长’原来的墓不在这里,而是在对面的山上,那里就是他牺牲的地方。”

据资料显示,1949年11月初,中国人民解放军二野五兵团十七军五十一师一五一团进入贵州, 11月中旬解放了黔南重镇都匀,接着南下,20日解放独山,接管独山政权,建立了中共独山县委和独山县人民政府。随后,接管和组建了县属各基层政权。至此,独山结束了贵州军阀和国民党势力30多年的统治。

在独山解放后不久,一些国民党残余势力不甘心失败,勾结恶霸、地主、帮会等,组织以政治为目的的土匪武装,企图扼杀新生的人民政权。他们偷袭解放军,杀害区乡干部、工作人员、农村积极分子、进步人士等,并制造了多起血案。可以说,独山的剿匪就是独山解放的继续。

1950年六七月间的一个夜晚,郎学斌率领两个班的战士悄悄扑向了以郭绍珍为首的土匪所盘踞的者赛山万东据点。郎学斌率领队伍沿山脊前进,计划在凌晨时分居高临下向位于者赛山山脚的土匪发动突袭。但计划进行得并不顺利。激战中,冲锋在前的郎学斌头部中弹牺牲。

郎学斌牺牲后,星朗村村民将他掩埋在者赛山山腰处的一个“垭口”。由于条件有限,村民只能刻了一个木制的墓碑,以示纪念。上世纪70年代末,考虑到此处山路崎岖难行,不便村民和学生祭奠,村民请来“风水先生”,将郎学斌烈士的坟墓迁到了现在的位置。

1999年7月30日,县民政局和甲里镇人民政府为郎学斌烈士墓立起石碑。2006年7月1日,独山县政府又为烈士墓重新立了一块更有气势的新碑。

视频连线 亲人泪湿衣襟

在烈士墓前,记者一行敬献了鲜花,并三鞠躬以表哀思。70年来,这应该是郎学斌烈士第一次“见”到家乡人。九泉之下的他应该会很高兴吧?

在烈士墓前,记者打开手机与郎学斌烈士后人视频连线。通过这次视频连线,郎学斌烈士的儿子郎孝先、孙子郎志强、外孙女陈霞第一次见到了亲人的坟墓。他们不禁潸然泪下。

看到父亲的陵墓,73岁的郎孝先努力睁大眼睛,仿佛要把这一切深深地刻在脑子里。他激动地说,几十年来,自己曾多次想象父亲陵墓的样子,但一直未能亲见,这是一个巨大的遗憾,而京九晚报的这次行动代自己完成了心愿,他对此十分感谢。当看到当地村民将父亲的陵墓保护得如此完好时,他不停地说着“谢谢”。

郎志强说,一直以来,爷爷只是存在于家人口中的一个名字,自己对他的事迹了解不多,这次亲眼看见他的墓碑,亲耳听到星朗村村民的讲述,他觉得十分激动,对爷爷的崇敬之情又增加了几分。

在视频中看到姥爷的坟墓时,陈霞女士哭得情难自已。稍微平静一些后,她告诉记者,姥姥郎李氏是2006年农历六月十三与世长辞的,这一天正好是独山县政府给姥爷重新立碑的日子,冥冥之中的巧合只能让人感叹。

“特别感谢独山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和当地的村民对姥爷的照顾,7月份我们会去看望姥爷!”陈霞说。

□链接

6月5日,独山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在今日头条发表一篇名为《寻找河南商丘籍烈士郎学斌亲人,他长眠贵州黔南州独山县,静待亲人》。看到信息后,虞城县、乡、村三级共同努力,迅速找到郎学斌烈士的后人。6月16日,记者在郎学斌烈士的家乡——虞城县黄冢乡黄冢村进行采访,并刊发了名为《英魂,70年盼归虞城故里》的文章,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

6月16日,记者与独山县委宣传部、独山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取得联系,确定了采访行程。

独山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党组书记、局长蒙继春告诉记者,许多来自全国各地的战士抛头颅洒热血,消灭以政治为目的的土匪武装,涌现出了许多可歌可泣的革命英雄事迹,为独山各族人民走向美好的未来奠定了基础。而郎学斌烈士就是这无数战士中的典型代表,他的精神值得赞叹,他的事迹值得永远铭记。

“这次能够联系到郎学斌烈士的家人,我们感到十分欣慰。”独山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副局长何金莉说。

编辑: 曹娟   责任编辑:李瑾瑜
  相关阅读:
百姓呼声 进入频道 >>
房子没住上 生了一肚...
绿化带内 单车“睡觉”
塌陷两个多月的路面修复了
这处红绿灯 何时才能亮
精彩图片 进入频道 >>
路灯保养,确保夏季高...
文化艺术中心顶部外 ...
面向党旗庄严宣誓
汉梁文化公园里的向 ...
党媒推荐 进入频道 >>
    版权声明:商丘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联系电话:0370-2628098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网站地图

主管:中共商丘市委宣传部 主办:商丘日报报业集团 商丘网联系电话:0370-2628098

    河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0120156001 豫ICP备05019403号 公网安备 41140202000008号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 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