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苑茶坊]端午节记忆

商丘网—京九晚报 2017-05-31 09:14

本期话题

“粽子香,香厨房。艾叶香,香满堂。桃枝插在大门上,出门一望麦儿黄。这端阳,那端阳,处处都端阳。”农历五月初五,是中国民间的传统节日——端午节。端午也称端五、端阳。“五月端阳节,家家粽子香。”在这荷叶飘香的初夏时节,脑海里又浮现出母亲在厨房忙前忙后煮粽子、荷包蛋的身影,还有那些梦回辗转难以忘怀的艾叶香……那些珍藏于记忆深处的温馨往事,再次如时空穿越般让我们走进端午的记忆。

印象端午

■张军停(平顶山)

当空气中弥漫起艾草那浓郁的馨香,儿时端午的一个个片段便在我的脑海里逐渐清晰起来。

记得儿时在乡下老家,端午包粽子是一件大事。而在端午前的那一天,母亲最忙碌。提前从集市买来粽叶洗涮干净,并将糯米浸泡好。将米放在几张粽叶间,然后交叉折叠,再用麻线将粽子拦腰捆绑。最令我期待的还是煮粽子那会儿。当粽叶的清香随着锅上的蒸汽在家里蒸腾时,我早已不知咽了多少回口水。

那份艾草的清香也一直在我的记忆中逐散不去。晨曦下,艾草那细细的茸毛上还沾着晶莹的露珠,闻着那种似中药味的艾草总让我精神为之一振,心中的郁闷也会一扫而光,那份舒坦一直从口鼻直窜心田,总会忍不住捧着那艾草狠狠地闻上几口。艾草割回家后,便一捧捧地被插在门头挂在窗口,整个家便被点缀得满是绿意。于是,在端午的那几天,家里总是弥漫着艾草的清香,很香很纯很浓烈,这股沁人心脾的清香,让人觉得端午离我们是如此之近。

在习俗里,雄黄酒亦有祛毒辟邪的功效,要不白娘子为何挡不住许仙的盛情而喝下了那杯令她现出原形的雄黄酒,这应该是习俗使然吧。每到端午的中午,奶奶会将珍藏的雄黄放入白酒中,调制金黄色的雄黄酒。然后,奶奶会端着这一碗雄黄酒,用嘴含着喷洒在房间的各个角落。雄黄酒的气味虽然略显刺鼻,可经它一喷洒,原来晦涩的房子里顿时变得清爽起来。奶奶还会在我的耳朵和鼻子上涂抹上雄黄酒,然后用那酒里沉淀的雄黄在我的脑门上写上一个“王”字,说是让孩子健康成长。我当然不知道这“王”字的含义,可涂抹上这有着怪味的雄黄,我倒也觉得自己充满了力量,似乎已经长大成人。那天,虽然雄黄的刺鼻会一直萦绕在我的周围,可刺激的却是我快乐的心灵。

又是一年端午至,现在的端午总不会像过去过得那样隆重,我不会再在家里插艾叶喷洒雄黄酒,顶多是从超市里买几只粽子,不再有我儿时过端午时的那种期盼和兴奋。可我想,所谓传统是永远不会被人忘却的,就像那些记忆中的端午印象,包粽子,插艾叶,饮雄黄酒,它会飘在昨天,飘到今天,也会飘进我的一生。

端午画额

■刘 希(湖南)

小时候过端午,印象最深的就是母亲会帮我梳两个朝天的小辫子,用艳丽的红绸子裹着,特别可爱。然后她端出一碗雄黄酒,在我额头上画上一个“王”字,边画边说:“画额后,就会驱虫免灾,长命百岁。”这画的“王”字是金黄色的,画过“王”字的孩子们,很有点虎虎生威的味道。

小时候我体质多病,特别喜欢长恶疮,一到夏天,身上就奇痒难受,母亲没少为我操心。母亲只要听说有对我身体好的方子,就尽量想办法去做。所以,每年端午,母亲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我画额。我对画额是又爱又恨,爱的是我特别讨厌身上长疮的滋味,恨的是每当画额的我,都会成为同伴们取笑的对象。

端午画额,在我的故乡,是个习俗。在这一天,基本上所有的小孩子都被大人画了一个大大的“王”字,大家在一起玩,比的就是谁的“王”字最好看,谁画了“王”字最像老虎。母亲原先练过毛笔字,因而她的“王”字是我们伙伴中数一数二的。但我眉清目秀小脸庞,跟老虎一点也不像。伙伴们都笑我,说我是假老虎。我由此对这个“王”字又生了些怨恨,偷偷地将它擦掉,每每这时,必遭母亲训斥,再帮我用毛笔重画一遍。

画个“王”字就能避邪?我原先很不明白,觉得这是大人戏耍孩子的把戏,后来读到清富察敦祟《燕京岁时记》里说:“每至端阳,自初一日起,取雄黄合酒洒之,用涂小儿额及鼻耳间,以避毒物。”除在额头、鼻耳涂抹外,亦可涂抹他处,用意一致。才明白这画额,却是有着历史渊源,端午画额,是大人对孩子寄予的美好希望。

又是一年端午至,我计划给女儿画额。女儿身体弱,总是感冒,我希望她身体能好一些,少受些疾病带来的痛苦。希望她能接受到我对她的那份美好的祝愿,能感受到我对她的爱与关怀,还有,我希望她拥有这样一份美好的记忆。端午画额,这不仅仅是一个习俗,更是一份爱的传承。

情满端午

■杜学峰(安徽)

打从我记事起,端午节便是在美妙的布谷声度过的,极富情调。

每当麦浪泛黄、杜鹃高歌的时候,母亲便整理出五颜六色的丝线,用旧报纸剪出好多漂亮的花样,或翻出那些窗花般的纸花,经过反复比对,然后扯来红布,在上面一针一线地刺绣起来。

日子转眼过去了半个多月,一张张苍白模糊的图案变成一幅幅美丽无比的“彩绘”,完整清晰地浮现在布面上:荷花鲤鱼、牡丹彩蝶、小鸟梅花,布局讲究,神态生动,色泽鲜艳。一件件精致的裹肚诞生了,兄妹们争先恐后地精挑细选各自所爱。其实,早在裹肚还在绣制的过程中,静坐一旁观赏的我们心里早已有了定数。

与此同时,母亲没有停下手中的针线,她用积攒的绸缎下脚料又为我们赶制起香包来,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香草味。香包有心形的、生肖的、人物的,一串串挂在墙上,那么的醒目诱人。我们伸着小手指指点点地抢先为自己锁定目标,常常因此而翻脸、哭鼻子。

黄昏的时候,洁白的糯米混合着鲜红的大枣一起倒进铺垫着粽叶的盆里,在锅里蒸煮起来,白色的气浪从厨房里卷涌而出,散发着清幽香甜,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与舒畅。

一觉醒来,便是端午节了。 院落里扫得很干净,地面上洒了水,散发着淡淡的泥土的清香。布谷声或远或近地此起彼伏,杏树黄,桑果红,四处荡漾着节日的气息。

爷爷早已用朱砂调制好了雄黄酒,母亲给我们每人的额头脸蛋上抹几道。我们穿着新裹肚,戴着好看的香包,挺着腹部相互显摆炫耀,嬉闹不停,还不时地把香包放在鼻尖闻闻。 艾蒿早已插上门窗,甑糕端上餐桌,热腾腾,香喷喷。晶莹的近乎透明的米粒黏在一起,与镶嵌在其中饱满鲜红的大枣形成强力的色差,格外好看,可谓色香味俱全,冲击着视觉与味觉,只感觉嘴里津液往上泛。

今天,又是一年端午节,隐去岁月的晦涩,记忆中尽是儿时端午节的烂漫,当然,还有那浓浓的乡音,浓浓的乡愁……

缠上爱的五彩线

■王 忆(辽宁)

小时候过端午的记忆,除了吃粽子、顶鸡蛋……最让我难忘的就是缠绕在手脖子、脚脖子上的五彩线了。于是到了端午那天,在和其他小孩子比着谁的五彩线最漂亮的同时,我更在意那悄然而至的惊喜和爱。

戴五彩线是端午节的老习俗了,给小孩子系上,有着长命、辟邪的说法。每年的端午节前,我都能看到母亲忙着攒鸡蛋、备好糯米粽叶,甚至是包、煮粽子,唯独不见制作五彩线的影子。一直到端午那天早上醒来才猛然发现,五彩线已然在我们的手脚上了。对于我们每一次的惊喜和询问,母亲总是在旁微笑着不说话,等我们叽叽喳喳完了,才要求我们仔细戴着五彩线,不要扯下,待到以后哪天下雨了,要剪断扔到雨水里。于是,我们就小心翼翼地戴着,心里盼望着这雨最好晚几天再下,因为不舍得将这美丽的五彩线过早地扔掉。

记得有一年端午,母亲正好外出培训学习,家里毫无端午的气氛,没有包粽子,父亲只是买了点鸡蛋回来,我们无比郁闷,越发怀念母亲在家时的端午。谁知端午那天早起却惊奇地看见我们的手脖子、脚脖子上又有了五彩线,以为是母亲回来了,顿时没了先前的不快,感觉这一次的端午又有了光彩……后来才知道五彩线是父亲给我们缠绑上的,那五彩线是母亲外出前早就做好的,反复交代父亲必须给我们戴上,端午前又发了封电报回来提醒父亲。也就从这一天开始,我们明白了母亲始终没忘记端午节里的五彩线对孩子们的重要,感受到母亲亲自为我们缠绕的那份用心和疼爱。

近几年的端午节,我也是学着母亲,预先备好五彩线,端午那天凌晨四点多钟,在儿子睡梦中给他戴上五彩线。儿子醒来时那表情,那快乐,亦如儿时的我,而我的欣慰和满足也随之而来,感同身受地体验到当年母亲的爱。

推荐阅读

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03-2016 商丘网 版权所有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网视  |  图片  |  金融  |  房产  |  汽车  |  教育  |  规划  |  健康  |  旅游  |  美食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报纸栏目
[梁苑茶坊]端午节记忆
2017-05-31 09:14     商丘网—京九晚报   我要评论 

本期话题

“粽子香,香厨房。艾叶香,香满堂。桃枝插在大门上,出门一望麦儿黄。这端阳,那端阳,处处都端阳。”农历五月初五,是中国民间的传统节日——端午节。端午也称端五、端阳。“五月端阳节,家家粽子香。”在这荷叶飘香的初夏时节,脑海里又浮现出母亲在厨房忙前忙后煮粽子、荷包蛋的身影,还有那些梦回辗转难以忘怀的艾叶香……那些珍藏于记忆深处的温馨往事,再次如时空穿越般让我们走进端午的记忆。

印象端午

■张军停(平顶山)

当空气中弥漫起艾草那浓郁的馨香,儿时端午的一个个片段便在我的脑海里逐渐清晰起来。

记得儿时在乡下老家,端午包粽子是一件大事。而在端午前的那一天,母亲最忙碌。提前从集市买来粽叶洗涮干净,并将糯米浸泡好。将米放在几张粽叶间,然后交叉折叠,再用麻线将粽子拦腰捆绑。最令我期待的还是煮粽子那会儿。当粽叶的清香随着锅上的蒸汽在家里蒸腾时,我早已不知咽了多少回口水。

那份艾草的清香也一直在我的记忆中逐散不去。晨曦下,艾草那细细的茸毛上还沾着晶莹的露珠,闻着那种似中药味的艾草总让我精神为之一振,心中的郁闷也会一扫而光,那份舒坦一直从口鼻直窜心田,总会忍不住捧着那艾草狠狠地闻上几口。艾草割回家后,便一捧捧地被插在门头挂在窗口,整个家便被点缀得满是绿意。于是,在端午的那几天,家里总是弥漫着艾草的清香,很香很纯很浓烈,这股沁人心脾的清香,让人觉得端午离我们是如此之近。

在习俗里,雄黄酒亦有祛毒辟邪的功效,要不白娘子为何挡不住许仙的盛情而喝下了那杯令她现出原形的雄黄酒,这应该是习俗使然吧。每到端午的中午,奶奶会将珍藏的雄黄放入白酒中,调制金黄色的雄黄酒。然后,奶奶会端着这一碗雄黄酒,用嘴含着喷洒在房间的各个角落。雄黄酒的气味虽然略显刺鼻,可经它一喷洒,原来晦涩的房子里顿时变得清爽起来。奶奶还会在我的耳朵和鼻子上涂抹上雄黄酒,然后用那酒里沉淀的雄黄在我的脑门上写上一个“王”字,说是让孩子健康成长。我当然不知道这“王”字的含义,可涂抹上这有着怪味的雄黄,我倒也觉得自己充满了力量,似乎已经长大成人。那天,虽然雄黄的刺鼻会一直萦绕在我的周围,可刺激的却是我快乐的心灵。

又是一年端午至,现在的端午总不会像过去过得那样隆重,我不会再在家里插艾叶喷洒雄黄酒,顶多是从超市里买几只粽子,不再有我儿时过端午时的那种期盼和兴奋。可我想,所谓传统是永远不会被人忘却的,就像那些记忆中的端午印象,包粽子,插艾叶,饮雄黄酒,它会飘在昨天,飘到今天,也会飘进我的一生。

端午画额

■刘 希(湖南)

小时候过端午,印象最深的就是母亲会帮我梳两个朝天的小辫子,用艳丽的红绸子裹着,特别可爱。然后她端出一碗雄黄酒,在我额头上画上一个“王”字,边画边说:“画额后,就会驱虫免灾,长命百岁。”这画的“王”字是金黄色的,画过“王”字的孩子们,很有点虎虎生威的味道。

小时候我体质多病,特别喜欢长恶疮,一到夏天,身上就奇痒难受,母亲没少为我操心。母亲只要听说有对我身体好的方子,就尽量想办法去做。所以,每年端午,母亲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我画额。我对画额是又爱又恨,爱的是我特别讨厌身上长疮的滋味,恨的是每当画额的我,都会成为同伴们取笑的对象。

端午画额,在我的故乡,是个习俗。在这一天,基本上所有的小孩子都被大人画了一个大大的“王”字,大家在一起玩,比的就是谁的“王”字最好看,谁画了“王”字最像老虎。母亲原先练过毛笔字,因而她的“王”字是我们伙伴中数一数二的。但我眉清目秀小脸庞,跟老虎一点也不像。伙伴们都笑我,说我是假老虎。我由此对这个“王”字又生了些怨恨,偷偷地将它擦掉,每每这时,必遭母亲训斥,再帮我用毛笔重画一遍。

画个“王”字就能避邪?我原先很不明白,觉得这是大人戏耍孩子的把戏,后来读到清富察敦祟《燕京岁时记》里说:“每至端阳,自初一日起,取雄黄合酒洒之,用涂小儿额及鼻耳间,以避毒物。”除在额头、鼻耳涂抹外,亦可涂抹他处,用意一致。才明白这画额,却是有着历史渊源,端午画额,是大人对孩子寄予的美好希望。

又是一年端午至,我计划给女儿画额。女儿身体弱,总是感冒,我希望她身体能好一些,少受些疾病带来的痛苦。希望她能接受到我对她的那份美好的祝愿,能感受到我对她的爱与关怀,还有,我希望她拥有这样一份美好的记忆。端午画额,这不仅仅是一个习俗,更是一份爱的传承。

情满端午

■杜学峰(安徽)

打从我记事起,端午节便是在美妙的布谷声度过的,极富情调。

每当麦浪泛黄、杜鹃高歌的时候,母亲便整理出五颜六色的丝线,用旧报纸剪出好多漂亮的花样,或翻出那些窗花般的纸花,经过反复比对,然后扯来红布,在上面一针一线地刺绣起来。

日子转眼过去了半个多月,一张张苍白模糊的图案变成一幅幅美丽无比的“彩绘”,完整清晰地浮现在布面上:荷花鲤鱼、牡丹彩蝶、小鸟梅花,布局讲究,神态生动,色泽鲜艳。一件件精致的裹肚诞生了,兄妹们争先恐后地精挑细选各自所爱。其实,早在裹肚还在绣制的过程中,静坐一旁观赏的我们心里早已有了定数。

与此同时,母亲没有停下手中的针线,她用积攒的绸缎下脚料又为我们赶制起香包来,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香草味。香包有心形的、生肖的、人物的,一串串挂在墙上,那么的醒目诱人。我们伸着小手指指点点地抢先为自己锁定目标,常常因此而翻脸、哭鼻子。

黄昏的时候,洁白的糯米混合着鲜红的大枣一起倒进铺垫着粽叶的盆里,在锅里蒸煮起来,白色的气浪从厨房里卷涌而出,散发着清幽香甜,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与舒畅。

一觉醒来,便是端午节了。 院落里扫得很干净,地面上洒了水,散发着淡淡的泥土的清香。布谷声或远或近地此起彼伏,杏树黄,桑果红,四处荡漾着节日的气息。

爷爷早已用朱砂调制好了雄黄酒,母亲给我们每人的额头脸蛋上抹几道。我们穿着新裹肚,戴着好看的香包,挺着腹部相互显摆炫耀,嬉闹不停,还不时地把香包放在鼻尖闻闻。 艾蒿早已插上门窗,甑糕端上餐桌,热腾腾,香喷喷。晶莹的近乎透明的米粒黏在一起,与镶嵌在其中饱满鲜红的大枣形成强力的色差,格外好看,可谓色香味俱全,冲击着视觉与味觉,只感觉嘴里津液往上泛。

今天,又是一年端午节,隐去岁月的晦涩,记忆中尽是儿时端午节的烂漫,当然,还有那浓浓的乡音,浓浓的乡愁……

缠上爱的五彩线

■王 忆(辽宁)

小时候过端午的记忆,除了吃粽子、顶鸡蛋……最让我难忘的就是缠绕在手脖子、脚脖子上的五彩线了。于是到了端午那天,在和其他小孩子比着谁的五彩线最漂亮的同时,我更在意那悄然而至的惊喜和爱。

戴五彩线是端午节的老习俗了,给小孩子系上,有着长命、辟邪的说法。每年的端午节前,我都能看到母亲忙着攒鸡蛋、备好糯米粽叶,甚至是包、煮粽子,唯独不见制作五彩线的影子。一直到端午那天早上醒来才猛然发现,五彩线已然在我们的手脚上了。对于我们每一次的惊喜和询问,母亲总是在旁微笑着不说话,等我们叽叽喳喳完了,才要求我们仔细戴着五彩线,不要扯下,待到以后哪天下雨了,要剪断扔到雨水里。于是,我们就小心翼翼地戴着,心里盼望着这雨最好晚几天再下,因为不舍得将这美丽的五彩线过早地扔掉。

记得有一年端午,母亲正好外出培训学习,家里毫无端午的气氛,没有包粽子,父亲只是买了点鸡蛋回来,我们无比郁闷,越发怀念母亲在家时的端午。谁知端午那天早起却惊奇地看见我们的手脖子、脚脖子上又有了五彩线,以为是母亲回来了,顿时没了先前的不快,感觉这一次的端午又有了光彩……后来才知道五彩线是父亲给我们缠绑上的,那五彩线是母亲外出前早就做好的,反复交代父亲必须给我们戴上,端午前又发了封电报回来提醒父亲。也就从这一天开始,我们明白了母亲始终没忘记端午节里的五彩线对孩子们的重要,感受到母亲亲自为我们缠绕的那份用心和疼爱。

近几年的端午节,我也是学着母亲,预先备好五彩线,端午那天凌晨四点多钟,在儿子睡梦中给他戴上五彩线。儿子醒来时那表情,那快乐,亦如儿时的我,而我的欣慰和满足也随之而来,感同身受地体验到当年母亲的爱。

责任编辑: 姬艳峰
 相关阅读:
 
百姓呼声 进入频道 >>
这段民主路下月有望大修
12319助力 损坏的路 ...
百合花园小区的天然气很快就能开通
这个窨井的井盖没了
精彩图片 进入频道 >>
2017“丝路信使”自 ...
抢种辣椒苗
采摘木耳
加大河道治理 美化城...
娱乐图片 进入频道 >>
《楚乔传》终定档6月...
《拆弹专家》破2亿华...
《欢乐颂2》欢颜海报...
贾乃亮 马丽 率喜剧 ...
   
    版权声明:商丘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联系电话:0370-2628098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网站地图

主管:中共商丘市委宣传部 主办:商丘日报报业集团 商丘网联系电话:0370-2628098

    河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0120156001 豫ICP备05019403号 公网安备 41140202000008号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 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