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商丘美丽乡愁”系列之七十三“一岭十八岗”(72)

金锁岭:“李密坐景阳”传说探秘

文/图 马学庆 商丘网—京九晚报 2016-10-27 08:42

睢县北湖金锁岭遗址

阅读提示

睢县自古多岗岭,恒山为境内最大土丘岗岭,很负盛名,而恒山的余脉所形成的金锁岭亦是睢州盛景,“金锁钟声”为明代睢州八景之一。

比较有意思的是,睢县人还将金锁岭和隋唐时期的瓦岗寨首领李密联系了起来,说金锁岭即是“李密坐景阳”时的龙庭所在地(另有说睢县旧城骆驼岭是其龙庭所在地)。“李密坐景阳”是睢县广为流传的一个古老的传说,至今还有老一代的睢县人津津乐道睢县过去叫“景阳”,还出过一个“朝廷”,隋末农民军首领、瓦岗寨寨主李密曾在此称帝。但是翻遍史书,却找不到此记载。明、清《睢州志·沿革》中也没有“景阳”这一名称。那么,“景阳”到底在哪里?李密又是怎样和襄邑联系在一起的呢?

《隋唐演义》第四十六回“杀翟让李密负友 乱宫妃唐公起兵”有这样一段对话:“郝孝德问杜如晦道:‘兄此去将欲何往?’如晦道:‘此刻归寓,明日一早动身,即往景阳去矣!’”这里的“景阳”和睢县的“景阳”是否一地呢?笔者在史料的求证及与睢县文史学者的访谈中,逐渐梳理清晰这一流传甚广的说法背后的历史真相,同时也将金锁岭这处旖旎的美景介绍给读者。

瓦岗寨李密的襄邑情缘

在睢县城北2公里处,靠近护城堤的地方,原有一座金锁岭。此岭系襄邑(今睢县)西北而东南走向的恒山余脉,地势颇高,当年洪水来时村民多避难聚居其上。清光绪十八年《睢州志·山川》载:“金锁岭:恒山演迤,窿然而高。北城枕其巅,衙署据其前。”也正是这座古老的山岭,不但有着悠久的历史,还有着丰富的传说故事,当地民众并将其与隋唐时期的一位著名人物——瓦岗寨李密联系了起来,并言此岭曾为李密做皇帝后的龙庭。那么,李密怎么会和襄邑产生了联系呢?

在睢县,若谈起李密,老百姓最了解的恐怕就是他和王伯当误走恒山力战而亡,最终葬于恒山的故事。李密为隋朝贵族子弟,又是怎么流落到睢县一带的呢?李密(字玄邃)祖籍辽东,其家族为陇西豪门世家,曾祖父李弼为西魏八大柱国之一,祖父李曜为北周邢国公,父亲李宽为隋朝蒲山郡公,“皆知名当代”。李密世袭父亲的爵位入仕,起家太子侍卫官。因东宫易主杨广代替杨勇,李密被迫去职,后在大业九年(613年)随原礼部尚书杨玄感起事反隋。杨玄感起兵失败后,作为谋臣的李密也被隋军捕获,在押解高阳途中,他设计逃脱了。在三年的亡命生活中,他曾投奔过平原郝孝德农民军,“孝德不礼之”;投奔齐郡王薄农民军,“王薄亦不之奇”;在穷困潦倒中,“至削树皮而食”。他被迫改名换姓为刘智远,隐居在淮阳的农村,聚徒教授为生,又因赋诗言志而被告发,为淮阳太守赵佗追捕。万般无奈,李密投靠到了睢县西侧的他妹夫雍丘(今杞县)令丘君明,转匿于游侠王秀才家,被秀才招为婿,成了家。可是李密又被丘君明的从侄丘怀义出卖,李密虽侥俸脱身,君明、秀才却都因此送命。

此时的李密真是家破人亡、山穷水尽了,尽管他自命为“世上雄”,实际上已沦为“穷途士”。也就在这时,他又遇到了一位人生中的贵人——王伯当。《隋唐演义》中王伯当为隋末农民起义军首领之一,与李密、单雄信、秦琼结为好友,有“王伯当招亲”的故事。史书记载他乃济阳郡考城县人。《中国地名大辞典》:“济阳:故城在今山东曹县南五十里。”今天大致在民权县林七、王集一带,其辖境相当于今天民权县的东南部,以及睢县、宁陵二县的北部。睢县史志办副编审罗杰性说:“民权伯党乡得名于王伯当,原来属于睢州管辖,应该就是王伯当的故乡。”《民权文史资料》载:“伯党集:隋末王伯当曾屯兵于此,并留下子一嗣,在此繁衍生根。故原名伯当集,明代更名伯党。”

王伯当当初起兵于家乡,屯兵于今民权伯党、睢县涧岗恒山一带。李密在杞县被出卖,侥幸脱身后,便投奔占据恒山的王伯当农民军。王伯当见李密才能卓著,便拜其为首领,自此两人合力在襄邑恒山一带带领义军抗击隋军。恒山,成为李密最早的发迹地。后来,王伯当又推荐李密结识翟让,并一同投奔瓦岗军。王伯当对李密忠心耿耿,至死一直陪伴其左右。

金锁岭是否李密的龙庭

李密落魄到今睢县附近的杞县、民权一带活动,并加入占据恒山的王伯当农民军而发迹,之后投奔瓦岗寨。那么,睢县流传“李密坐景阳”,金锁岭为其龙庭又是怎么一回事呢?其实,这和李密投奔王伯当之后占据恒山为王有关。

李密投奔济阳郡考城县的王伯当,取得王伯当的信任,并很快代替王伯当做了首领。为什么王伯当那么相信李密,轻易将自己的地盘与人马交给李密呢?除了李密本人才能出众以外,还和当时全国广为流传的“杨氏将灭,李氏将兴”的谶语有关,意即隋朝杨氏政权将亡,会有李姓的人来做皇帝。而李密一再化险为夷、大难不死,又应了一句“王者不死”的古语,于是王伯当深信李密将是谶语中做皇帝之人,拱手相让兵权,并愿追随其左右。李密带领王伯当部农民军,占据恒山为王,并经常在济阳一带活动。也就是说李密在济阳当了“山大王”立了小朝廷,民间称“坐了济阳”,年深日久,“济阳”被人们慢慢叫成了“景阳”。这就是“李密坐景阳”传说的由来。因为在隋朝,济阳的部分区域是位于明清两代睢州的境内,所以民众说李密是在睢州“坐了景(济)阳”成了“朝廷”,也是理所当然。而《隋唐演义》第四十六回中杜如晦所言之景阳也非此景阳了。更因为李密和王伯当曾盘踞恒山为王,恒山余脉的金锁岭被称为“山大王”的“龙庭”也就有了缘由。这也是睢县一带多流传李密、王伯当和恒山的故事之原因。

分析传说及俗语背后的真相,李密流落到睢县一带参加农民军,与王伯当一起占山为王抗击隋军当为史实。对此,1995年版《民权县志·集镇建设》载:“伯党:据传隋末瓦岗军首领之一王伯当从李密于此,故名。”说李密在济阳考城一带立了朝廷,并有龙庭,则不符合历史事实。因为当时他充其量只是王伯当让位后山寨的“山大王”,因此不可能有龙庭。而根据传说,金锁岭为其山寨所在地则有可能,惜正史和志书无载,也只有留待慢慢考证了。

在睢县一带,还流传着“李密坐景阳”是程咬金让位的故事。传说李密到了景阳的大寨之后不久,王伯当等人要推举他当首领。李密认为自己初来乍到当首领难以服众,于是就推程咬金为王,说是让程咬金先坐12年的“朝廷”,然后再换自己坐“朝廷”。程咬金一听这主意不错,就坐到了龙椅之上,当了王。由于程咬金喜欢过节,于是月月过年,一年之内就过了12个年。这样,程咬金12年的“朝廷”到期了,就让位了,于是李密便当了济阳王。此传说或许是睢县民众受了小说《隋唐演义》的影响而编成的,移花接木将程咬金曾坐瓦岗寨的“朝廷”改成了坐济阳的“朝廷”。而历史事实是程咬金无论在济阳,还是在瓦岗寨,都未曾坐过“朝廷”当过寨主“山大王”,而只是一员如秦琼一样的大将。更何况,李密当时尚在济阳,还未投奔瓦岗寨,因此不可能与程咬金有任何交集,更不会有让位之说了。

恒山余脉聆听金锁钟声

睢县自古为中原腹地,田野平旷,虽无名山大川之险,但“岗岭盘迥,水道萦迂,地势脉络,隐隐相承,风气颇称完固”。作为睢县恒山余脉的金锁岭,在明清及其以后又是怎样的情形呢?

首先,金锁岭的位置与睢州州治相依相偎。明代嘉靖《睢州志·山川》载:“金锁岭控州治。其形隆然而高。……今为州之正街。”明末清初学者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载:“金锁岭在州治后,昔人避水患者多居其上。”清光绪十八年《睢州志·公署》载:“旧治坐金锁岭之阳,明洪武三年,知州杨时敏创建。……治之后有金锁岭,缭以垣墙,周以警铺。”

其次,金锁岭以钟声扬名,“金锁钟声”为“睢州八景”之一。据传,金锁岭钟楼上的钟声很有名,其声可传百余里,因此文人雅士多作诗以咏之。如赵震元《襄邑八景》诗有《金锁钟声》:“西湖潋滟曙星明,容梦劳劳第几程。画角风严千虑彻,珠檐月冷一元生。衙开岭上蟠王气,路绕楼边拱凤城。若把朝光当玉钥,须参鞺鞳两三声。”睢州人李孟旸诗云:“洪鲸初吼书楼西,云影天光尚渺迷。户列数千纷近远,声传百八自高低。达生庄老方惊蝶,起舞刘郎正候鸡。我亦有田当近郭,也应准此事耕犁。”诗前有记:“金锁,岭名。今为州前正街。近南城建有钟楼,州人之晨昏启闭皆候此。故云。”高铨诗云:“金锁层楼镇九衢,蒲牢鲸击报晨晡。梦回万瓦霜华重,声彻千门月影孤。玉漏铜壶随滴沥,青灯黄卷趁伊吾。古来曾此铭功烈,豪杰相闻起壮图。”沈晖诗云:“岭头金碧照芙蓉,岭上朱楼十二重。何处令人发深省,梦回残月数钟声。”清代睢州人吴淇有《吊古》八首,其一咏金锁岭:“一岭嵯峨古掖墉,游霜岁岁侵芙容。玉虬漏尽开金锁,秋戍楼空发晓钟。沿月舂容催曙鹊,随风鞺鞳度溪松。披衣几欲寻遗响,似在寒山若个峰。”明代河南佥事刘咸《自鹿邑过睢州》亦有句:“城郭水漫金锁岭,郊原路接骆驼岗。感今吊古浑忘寐,独坐葵丘觉夜长。”

金锁岭在先秦时期还有故事,据当地人讲:宋襄公在襄邑筑望母台时,就看好这里的地脉,北有恒山金锁岭,是富贵之地;南有凤凰岭,为吉祥所在。看来宋襄公之所为,还是极有眼力的。到了民国时期及其以后,老北关村踞金锁岭上。前些年,在修睢县凤城大道和北湖公园时,金锁岭被削为平地。笔者在采访时,当地学者叹曰:公园的设计者当时何不将丈余高的金锁岭留下来,公园有山有水,又保留了这块遗迹,岂不更好?

推荐阅读

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03-2016 商丘网 版权所有

首页  |  商丘  |  专题  |  网视  |  图片  |  金融  |  房产  |  汽车  |  教育  |  健康  |  旅游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商丘
“记住商丘美丽乡愁”系列之七十三“一岭十八岗”(72)
金锁岭:“李密坐景阳”传说探秘
2016-10-27 08:42   文/图 马学庆   商丘网—京九晚报   我要评论 

睢县北湖金锁岭遗址

阅读提示

睢县自古多岗岭,恒山为境内最大土丘岗岭,很负盛名,而恒山的余脉所形成的金锁岭亦是睢州盛景,“金锁钟声”为明代睢州八景之一。

比较有意思的是,睢县人还将金锁岭和隋唐时期的瓦岗寨首领李密联系了起来,说金锁岭即是“李密坐景阳”时的龙庭所在地(另有说睢县旧城骆驼岭是其龙庭所在地)。“李密坐景阳”是睢县广为流传的一个古老的传说,至今还有老一代的睢县人津津乐道睢县过去叫“景阳”,还出过一个“朝廷”,隋末农民军首领、瓦岗寨寨主李密曾在此称帝。但是翻遍史书,却找不到此记载。明、清《睢州志·沿革》中也没有“景阳”这一名称。那么,“景阳”到底在哪里?李密又是怎样和襄邑联系在一起的呢?

《隋唐演义》第四十六回“杀翟让李密负友 乱宫妃唐公起兵”有这样一段对话:“郝孝德问杜如晦道:‘兄此去将欲何往?’如晦道:‘此刻归寓,明日一早动身,即往景阳去矣!’”这里的“景阳”和睢县的“景阳”是否一地呢?笔者在史料的求证及与睢县文史学者的访谈中,逐渐梳理清晰这一流传甚广的说法背后的历史真相,同时也将金锁岭这处旖旎的美景介绍给读者。

瓦岗寨李密的襄邑情缘

在睢县城北2公里处,靠近护城堤的地方,原有一座金锁岭。此岭系襄邑(今睢县)西北而东南走向的恒山余脉,地势颇高,当年洪水来时村民多避难聚居其上。清光绪十八年《睢州志·山川》载:“金锁岭:恒山演迤,窿然而高。北城枕其巅,衙署据其前。”也正是这座古老的山岭,不但有着悠久的历史,还有着丰富的传说故事,当地民众并将其与隋唐时期的一位著名人物——瓦岗寨李密联系了起来,并言此岭曾为李密做皇帝后的龙庭。那么,李密怎么会和襄邑产生了联系呢?

在睢县,若谈起李密,老百姓最了解的恐怕就是他和王伯当误走恒山力战而亡,最终葬于恒山的故事。李密为隋朝贵族子弟,又是怎么流落到睢县一带的呢?李密(字玄邃)祖籍辽东,其家族为陇西豪门世家,曾祖父李弼为西魏八大柱国之一,祖父李曜为北周邢国公,父亲李宽为隋朝蒲山郡公,“皆知名当代”。李密世袭父亲的爵位入仕,起家太子侍卫官。因东宫易主杨广代替杨勇,李密被迫去职,后在大业九年(613年)随原礼部尚书杨玄感起事反隋。杨玄感起兵失败后,作为谋臣的李密也被隋军捕获,在押解高阳途中,他设计逃脱了。在三年的亡命生活中,他曾投奔过平原郝孝德农民军,“孝德不礼之”;投奔齐郡王薄农民军,“王薄亦不之奇”;在穷困潦倒中,“至削树皮而食”。他被迫改名换姓为刘智远,隐居在淮阳的农村,聚徒教授为生,又因赋诗言志而被告发,为淮阳太守赵佗追捕。万般无奈,李密投靠到了睢县西侧的他妹夫雍丘(今杞县)令丘君明,转匿于游侠王秀才家,被秀才招为婿,成了家。可是李密又被丘君明的从侄丘怀义出卖,李密虽侥俸脱身,君明、秀才却都因此送命。

此时的李密真是家破人亡、山穷水尽了,尽管他自命为“世上雄”,实际上已沦为“穷途士”。也就在这时,他又遇到了一位人生中的贵人——王伯当。《隋唐演义》中王伯当为隋末农民起义军首领之一,与李密、单雄信、秦琼结为好友,有“王伯当招亲”的故事。史书记载他乃济阳郡考城县人。《中国地名大辞典》:“济阳:故城在今山东曹县南五十里。”今天大致在民权县林七、王集一带,其辖境相当于今天民权县的东南部,以及睢县、宁陵二县的北部。睢县史志办副编审罗杰性说:“民权伯党乡得名于王伯当,原来属于睢州管辖,应该就是王伯当的故乡。”《民权文史资料》载:“伯党集:隋末王伯当曾屯兵于此,并留下子一嗣,在此繁衍生根。故原名伯当集,明代更名伯党。”

王伯当当初起兵于家乡,屯兵于今民权伯党、睢县涧岗恒山一带。李密在杞县被出卖,侥幸脱身后,便投奔占据恒山的王伯当农民军。王伯当见李密才能卓著,便拜其为首领,自此两人合力在襄邑恒山一带带领义军抗击隋军。恒山,成为李密最早的发迹地。后来,王伯当又推荐李密结识翟让,并一同投奔瓦岗军。王伯当对李密忠心耿耿,至死一直陪伴其左右。

金锁岭是否李密的龙庭

李密落魄到今睢县附近的杞县、民权一带活动,并加入占据恒山的王伯当农民军而发迹,之后投奔瓦岗寨。那么,睢县流传“李密坐景阳”,金锁岭为其龙庭又是怎么一回事呢?其实,这和李密投奔王伯当之后占据恒山为王有关。

李密投奔济阳郡考城县的王伯当,取得王伯当的信任,并很快代替王伯当做了首领。为什么王伯当那么相信李密,轻易将自己的地盘与人马交给李密呢?除了李密本人才能出众以外,还和当时全国广为流传的“杨氏将灭,李氏将兴”的谶语有关,意即隋朝杨氏政权将亡,会有李姓的人来做皇帝。而李密一再化险为夷、大难不死,又应了一句“王者不死”的古语,于是王伯当深信李密将是谶语中做皇帝之人,拱手相让兵权,并愿追随其左右。李密带领王伯当部农民军,占据恒山为王,并经常在济阳一带活动。也就是说李密在济阳当了“山大王”立了小朝廷,民间称“坐了济阳”,年深日久,“济阳”被人们慢慢叫成了“景阳”。这就是“李密坐景阳”传说的由来。因为在隋朝,济阳的部分区域是位于明清两代睢州的境内,所以民众说李密是在睢州“坐了景(济)阳”成了“朝廷”,也是理所当然。而《隋唐演义》第四十六回中杜如晦所言之景阳也非此景阳了。更因为李密和王伯当曾盘踞恒山为王,恒山余脉的金锁岭被称为“山大王”的“龙庭”也就有了缘由。这也是睢县一带多流传李密、王伯当和恒山的故事之原因。

分析传说及俗语背后的真相,李密流落到睢县一带参加农民军,与王伯当一起占山为王抗击隋军当为史实。对此,1995年版《民权县志·集镇建设》载:“伯党:据传隋末瓦岗军首领之一王伯当从李密于此,故名。”说李密在济阳考城一带立了朝廷,并有龙庭,则不符合历史事实。因为当时他充其量只是王伯当让位后山寨的“山大王”,因此不可能有龙庭。而根据传说,金锁岭为其山寨所在地则有可能,惜正史和志书无载,也只有留待慢慢考证了。

在睢县一带,还流传着“李密坐景阳”是程咬金让位的故事。传说李密到了景阳的大寨之后不久,王伯当等人要推举他当首领。李密认为自己初来乍到当首领难以服众,于是就推程咬金为王,说是让程咬金先坐12年的“朝廷”,然后再换自己坐“朝廷”。程咬金一听这主意不错,就坐到了龙椅之上,当了王。由于程咬金喜欢过节,于是月月过年,一年之内就过了12个年。这样,程咬金12年的“朝廷”到期了,就让位了,于是李密便当了济阳王。此传说或许是睢县民众受了小说《隋唐演义》的影响而编成的,移花接木将程咬金曾坐瓦岗寨的“朝廷”改成了坐济阳的“朝廷”。而历史事实是程咬金无论在济阳,还是在瓦岗寨,都未曾坐过“朝廷”当过寨主“山大王”,而只是一员如秦琼一样的大将。更何况,李密当时尚在济阳,还未投奔瓦岗寨,因此不可能与程咬金有任何交集,更不会有让位之说了。

恒山余脉聆听金锁钟声

睢县自古为中原腹地,田野平旷,虽无名山大川之险,但“岗岭盘迥,水道萦迂,地势脉络,隐隐相承,风气颇称完固”。作为睢县恒山余脉的金锁岭,在明清及其以后又是怎样的情形呢?

首先,金锁岭的位置与睢州州治相依相偎。明代嘉靖《睢州志·山川》载:“金锁岭控州治。其形隆然而高。……今为州之正街。”明末清初学者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载:“金锁岭在州治后,昔人避水患者多居其上。”清光绪十八年《睢州志·公署》载:“旧治坐金锁岭之阳,明洪武三年,知州杨时敏创建。……治之后有金锁岭,缭以垣墙,周以警铺。”

其次,金锁岭以钟声扬名,“金锁钟声”为“睢州八景”之一。据传,金锁岭钟楼上的钟声很有名,其声可传百余里,因此文人雅士多作诗以咏之。如赵震元《襄邑八景》诗有《金锁钟声》:“西湖潋滟曙星明,容梦劳劳第几程。画角风严千虑彻,珠檐月冷一元生。衙开岭上蟠王气,路绕楼边拱凤城。若把朝光当玉钥,须参鞺鞳两三声。”睢州人李孟旸诗云:“洪鲸初吼书楼西,云影天光尚渺迷。户列数千纷近远,声传百八自高低。达生庄老方惊蝶,起舞刘郎正候鸡。我亦有田当近郭,也应准此事耕犁。”诗前有记:“金锁,岭名。今为州前正街。近南城建有钟楼,州人之晨昏启闭皆候此。故云。”高铨诗云:“金锁层楼镇九衢,蒲牢鲸击报晨晡。梦回万瓦霜华重,声彻千门月影孤。玉漏铜壶随滴沥,青灯黄卷趁伊吾。古来曾此铭功烈,豪杰相闻起壮图。”沈晖诗云:“岭头金碧照芙蓉,岭上朱楼十二重。何处令人发深省,梦回残月数钟声。”清代睢州人吴淇有《吊古》八首,其一咏金锁岭:“一岭嵯峨古掖墉,游霜岁岁侵芙容。玉虬漏尽开金锁,秋戍楼空发晓钟。沿月舂容催曙鹊,随风鞺鞳度溪松。披衣几欲寻遗响,似在寒山若个峰。”明代河南佥事刘咸《自鹿邑过睢州》亦有句:“城郭水漫金锁岭,郊原路接骆驼岗。感今吊古浑忘寐,独坐葵丘觉夜长。”

金锁岭在先秦时期还有故事,据当地人讲:宋襄公在襄邑筑望母台时,就看好这里的地脉,北有恒山金锁岭,是富贵之地;南有凤凰岭,为吉祥所在。看来宋襄公之所为,还是极有眼力的。到了民国时期及其以后,老北关村踞金锁岭上。前些年,在修睢县凤城大道和北湖公园时,金锁岭被削为平地。笔者在采访时,当地学者叹曰:公园的设计者当时何不将丈余高的金锁岭留下来,公园有山有水,又保留了这块遗迹,岂不更好?

责任编辑: 姬艳峰
 相关阅读:
百姓呼声 进入频道 >>
污水时常冒出 居民希...
连接变压器电缆存隐 ...
睢阳区公用事业局:这段华夏路绿化树和路灯都在考虑中
高高兴兴搬新家 为何电价如此高
精彩图片 进入频道 >>
“两城”联创在行动
非遗产品网销俏 贫困...
酷暑难耐哪里去 纳凉...
超载了
党媒推荐 进入频道 >>
   
    版权声明:商丘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联系电话:0370-2628098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网站地图

主管:中共商丘市委宣传部 主办:商丘日报报业集团 商丘网联系电话:0370-2628098

    河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0120156001 豫ICP备05019403号 公网安备 41140202000008号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 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