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 校 长

王士敏 商丘网—京九晚报 2016-10-24 07:15

 

40多年了,我由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成了白发苍苍的老翁。忘掉的人和事太多了,可是齐校长的模样总在我面前闪现。

齐校长总是起得很早,到学校后面的树林里跑上几圈,回来便费力地搬出那浑身摇晃的破藤椅坐在挂校铃的老树下,用小梳子一直梳那少得可怜的白头发。头发梳得差不多了,就从衣兜里掏出眼镜,掏出书,很认真地看。齐校长有两颗很大很外翘的门牙。他也常呶呶嘴,想把门牙包住,但总是包不住。

我在上学时有点小名气,高中一毕业就成了民办教师,齐校长是我的领导。我的待遇是,生产队按全劳力记工分,学校每月发8块钱的补助。就这我干得有滋有味。四年级珠算、五年级语文、初一语文、初二物理,门门教得学生都比较满意。

一天晚上,月明星稀。我们都在备课、改作业,齐校长喊我到他办公室里。我有点忐忑不安。他给我让座、倒水,然后说,不错,干得不错,有前途,好好教,今后兴许能上个大学哩。然后,齐校长给我描绘了大学生生活的人间仙境:吃饭有人送到屋;馒头像小火柴盒一样大,一口吃一个;每顿饭,四样小菜,荤素搭配;吃多少都行,不用掏钱;吃好了,一按门铃,自然会来人收拾走碗筷。我“啊”了一声说,是真的吗?他说,我的头发都白成这样了,还能跟你说瞎话!我说,那是,那是。

我依然没明没夜地苦学、苦教,可是开始推荐上大学了,却没有我的份儿。

“批林批孔”运动开始后,村里在县城工作的几个老乡到学校来闲聊,说县里可热闹啦,到处都是大字报。你们咋还无动于衷呢?一个年龄大点的同事当时就说,他前天到供销社门市部买东西,一个姓牛的女服务员态度可不好了,写她的大字报吧。齐校长积极支持这一革命行动。于是,他们让我写一个长点的批判文章。以学校革命师生的名义写。写文章是我的拿手好戏,我洋洋洒洒写了好几千字,流利潇洒地抄好,题目是《给牛服务员的一封公开信》,整整8张大白纸。那天还下着小雪,我的几个得意弟子,雄赳赳气昂昂地贴到了供销社门口。可是第二天下午专栏被撕了个精光。经齐校长同意,我又写了第二封公开信。慷慨激昂,杀气腾腾。横幅是:刀砍硬骨骨更硬,血染红旗旗更红。并且把第一封公开信也重新抄写,一次两个专栏同时贴出。去贴的几个学生,还义正词严地面见了公社书记。这一次没有人再敢撕。几十年过去了,现在看当时的行动简直是瞎胡闹,可是齐校长积极支持,连公社书记也没有敢反对。经过了风风雨雨的齐校长还是有一套护身本领的。

当了一年半民办教师,我被选调到公社办公室啦。我自己没有要求,公社里也没有一个亲戚或熟人,这样的大好事咋就落到我头上了呢?!我离校前见见齐校长,齐校长笑咪咪地说,你练字,你写文章,你刻钢板,你教好课,都有好处哇。

我到公社也不时能见到齐校长,因为他到教育组开会时,常到我办公室坐坐。一次,他见我还经常练字,就慷慨地说,你知道咱县写得最好的是张校长和徐老师吧?你放心,他俩的字我都给你要来。我当时想,张校长原来是县一中的校长,县重点高中的校长,现在已经是县教育局局长了。徐老师写楷书是县里一绝,现在在一高教导处。我说,我一个无名小卒,人家给写吗?齐校长说,我说话,他俩敢不写,反了他吧。我很快找到文教助理员问情况。助理员说,齐校长解放前就是小学校长,现在的张局长、徐老师都是他的部下。不久,齐校长还真拿回来了两位名人的墨宝。第一次拿回的是徐老师的楷书条幅。齐校长说,我有个部下很喜欢写字,想要张校长的字,我没有找到他,你写得也差不多,你就好好写一幅吧!我心跳着说,您这样跟徐老师要字,人家不烦吗?齐校长说,我跟他要字是看得起他,他敢烦!不久,齐校长又送来了张局长的墨宝。我当时就想,我一个无名小卒,县里俩书法大家的字我都有,还没有花一点钱,看来齐校长的面子真大呀。

我还听说齐校长有个绰号——齐咣当,就是办事经常不靠谱的意思。想想我们的接触,还真有点不靠谱的样子。他又不靠谱啦!一次,齐校长把大队支书家的几头老绵羊拉到学校,说要到屠宰场卖掉换钱花。你说这事像一个老校长做出的事吗?可是这办法还真管用。学校的房屋需要修缮,当时的政策规定资金归大队筹。齐校长找支书多次都弄不到一点钱,他就采取了这个法子。还真管用。

齐校长对我的影响很大。可是他离开人世时,我远在外地,没有送行。已经好多年了,我也没有到他的坟头上烧张纸。很愧疚!齐校长,您的下级来问您好啦。您在那间安息吧!

推荐阅读

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03-2016 商丘网 版权所有

首页  |  商丘  |  专题  |  网视  |  图片  |  金融  |  房产  |  汽车  |  教育  |  健康  |  旅游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社会民生
齐 校 长
2016-10-24 07:15   王士敏   商丘网—京九晚报   我要评论 

 

40多年了,我由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成了白发苍苍的老翁。忘掉的人和事太多了,可是齐校长的模样总在我面前闪现。

齐校长总是起得很早,到学校后面的树林里跑上几圈,回来便费力地搬出那浑身摇晃的破藤椅坐在挂校铃的老树下,用小梳子一直梳那少得可怜的白头发。头发梳得差不多了,就从衣兜里掏出眼镜,掏出书,很认真地看。齐校长有两颗很大很外翘的门牙。他也常呶呶嘴,想把门牙包住,但总是包不住。

我在上学时有点小名气,高中一毕业就成了民办教师,齐校长是我的领导。我的待遇是,生产队按全劳力记工分,学校每月发8块钱的补助。就这我干得有滋有味。四年级珠算、五年级语文、初一语文、初二物理,门门教得学生都比较满意。

一天晚上,月明星稀。我们都在备课、改作业,齐校长喊我到他办公室里。我有点忐忑不安。他给我让座、倒水,然后说,不错,干得不错,有前途,好好教,今后兴许能上个大学哩。然后,齐校长给我描绘了大学生生活的人间仙境:吃饭有人送到屋;馒头像小火柴盒一样大,一口吃一个;每顿饭,四样小菜,荤素搭配;吃多少都行,不用掏钱;吃好了,一按门铃,自然会来人收拾走碗筷。我“啊”了一声说,是真的吗?他说,我的头发都白成这样了,还能跟你说瞎话!我说,那是,那是。

我依然没明没夜地苦学、苦教,可是开始推荐上大学了,却没有我的份儿。

“批林批孔”运动开始后,村里在县城工作的几个老乡到学校来闲聊,说县里可热闹啦,到处都是大字报。你们咋还无动于衷呢?一个年龄大点的同事当时就说,他前天到供销社门市部买东西,一个姓牛的女服务员态度可不好了,写她的大字报吧。齐校长积极支持这一革命行动。于是,他们让我写一个长点的批判文章。以学校革命师生的名义写。写文章是我的拿手好戏,我洋洋洒洒写了好几千字,流利潇洒地抄好,题目是《给牛服务员的一封公开信》,整整8张大白纸。那天还下着小雪,我的几个得意弟子,雄赳赳气昂昂地贴到了供销社门口。可是第二天下午专栏被撕了个精光。经齐校长同意,我又写了第二封公开信。慷慨激昂,杀气腾腾。横幅是:刀砍硬骨骨更硬,血染红旗旗更红。并且把第一封公开信也重新抄写,一次两个专栏同时贴出。去贴的几个学生,还义正词严地面见了公社书记。这一次没有人再敢撕。几十年过去了,现在看当时的行动简直是瞎胡闹,可是齐校长积极支持,连公社书记也没有敢反对。经过了风风雨雨的齐校长还是有一套护身本领的。

当了一年半民办教师,我被选调到公社办公室啦。我自己没有要求,公社里也没有一个亲戚或熟人,这样的大好事咋就落到我头上了呢?!我离校前见见齐校长,齐校长笑咪咪地说,你练字,你写文章,你刻钢板,你教好课,都有好处哇。

我到公社也不时能见到齐校长,因为他到教育组开会时,常到我办公室坐坐。一次,他见我还经常练字,就慷慨地说,你知道咱县写得最好的是张校长和徐老师吧?你放心,他俩的字我都给你要来。我当时想,张校长原来是县一中的校长,县重点高中的校长,现在已经是县教育局局长了。徐老师写楷书是县里一绝,现在在一高教导处。我说,我一个无名小卒,人家给写吗?齐校长说,我说话,他俩敢不写,反了他吧。我很快找到文教助理员问情况。助理员说,齐校长解放前就是小学校长,现在的张局长、徐老师都是他的部下。不久,齐校长还真拿回来了两位名人的墨宝。第一次拿回的是徐老师的楷书条幅。齐校长说,我有个部下很喜欢写字,想要张校长的字,我没有找到他,你写得也差不多,你就好好写一幅吧!我心跳着说,您这样跟徐老师要字,人家不烦吗?齐校长说,我跟他要字是看得起他,他敢烦!不久,齐校长又送来了张局长的墨宝。我当时就想,我一个无名小卒,县里俩书法大家的字我都有,还没有花一点钱,看来齐校长的面子真大呀。

我还听说齐校长有个绰号——齐咣当,就是办事经常不靠谱的意思。想想我们的接触,还真有点不靠谱的样子。他又不靠谱啦!一次,齐校长把大队支书家的几头老绵羊拉到学校,说要到屠宰场卖掉换钱花。你说这事像一个老校长做出的事吗?可是这办法还真管用。学校的房屋需要修缮,当时的政策规定资金归大队筹。齐校长找支书多次都弄不到一点钱,他就采取了这个法子。还真管用。

齐校长对我的影响很大。可是他离开人世时,我远在外地,没有送行。已经好多年了,我也没有到他的坟头上烧张纸。很愧疚!齐校长,您的下级来问您好啦。您在那间安息吧!

责任编辑: 曹娟
 相关阅读:
百姓呼声 进入频道 >>
污水时常冒出 居民希...
连接变压器电缆存隐 ...
睢阳区公用事业局:这段华夏路绿化树和路灯都在考虑中
高高兴兴搬新家 为何电价如此高
精彩图片 进入频道 >>
“两城”联创在行动
非遗产品网销俏 贫困...
酷暑难耐哪里去 纳凉...
超载了
党媒推荐 进入频道 >>
   
    版权声明:商丘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联系电话:0370-2628098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网站地图

主管:中共商丘市委宣传部 主办:商丘日报报业集团 商丘网联系电话:0370-2628098

    河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0120156001 豫ICP备05019403号 公网安备 41140202000008号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 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